20211124.jpg

不只歧視女性,還批判他人身材,還嘲笑變性族群
面對在場高達
61的女性學員,發表各種令人感到不舒服的言論
卻沒有自覺...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當有人在您與孩子的面前大開黃腔,甚至公然發表歧視言論的時候,您會忍氣吞聲,還是直接制止呢?

 

我利用晚上時間在進修,因為我們家單親,所以經過老師允許後,我可以帶7歲女兒一起上課,前晚的課程,老師請一位業界知名人士來分享,並拉到校外上課,但教學過程中,講師一直脫稿演出,不只歧視女性,還批判他人身材,還嘲笑變性族群,面對在場高達61的女性學員,發表各種令人感到不舒服的言論,卻沒有自覺。

 

我不是女權至上者,但對各族群的「平權」很慎重,我忘記當時講到哪個部分,好像是如何辨認物件的優劣吧,那位講師突然舉例:「就像你聽說斐濟的女人都很漂亮,但到了那邊,娶回來都是胖子。」嗯...講師自己的體重也破百了吧...而且胖一定醜嗎?還是國際審美觀被統一了?斐濟是惹到誰啦?

 

可能講出了興致吧,沒5分鐘,他又舉例:「假設我在路上,碰到一個身材玲瓏有致的美女,跟她翻雲覆雨一整晚後,早上起來發現,床頭上有一張男生照片,我就問美女那是誰,她說照片『是她動手術前的樣子』。」暗指美女是變性人(處理過的B級假貨)。

 

語畢,講師「可能」才驚覺,這不到10的小空間,他毫無阻檔的正前方100公分處是我女兒,於是趕緊說:「哦,不好意思,我忘記有小朋友了。」在周遭一陣應酬大笑後,老師對我問:「小朋友應該聽不懂吧,以前這種課程都沒有小朋友的。」

 

嗯~他只認知到自己開了黃腔,卻沒發現已經對著全場女同學,做出最下品的歧視言論!我沒有給他留情面,當著全班與原老師在場,嚴肅地回答:「盡量不要再說了。」回家以後,我們討論此事,據女兒說法,一向伸張平權的我,當下已經眼露凶光(笑),快要發火。

 

我當然知道,這種回覆可能會得罪人,甚至被冠上破壞氣氛的帽子,但我必須要讓對方發現自己的不得體,我得承認,如果是單身時期、沒有家累的我,早就包包一揹,在他面前走出去了,我壓下來,只是因為不想那骨子裡的硬脾氣,驚嚇到女兒跟同學。

 

不管他是誰!話要看場合說,在女性佔多數的課堂上,就必須管好自己的嘴巴,不只後面的有色笑話,前面的歧視言論亦然,就算他是業界多權威的人士,也得照顧到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尊重!我們老師跟這位講師很好,他已經在我們課程出場3次,但老師抱歉,我真的不希望再看到他了...

 

最後,回歸開頭的問題,如果是您,您會怎麼做呢?

 

 我是單身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網路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