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30.jpg

所謂耳濡目染
這樣的男人背後
都有一對凡事要按他們邏輯運行的精算師爸媽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最怕結下月子仇!」

 

女人身心最虛弱的時候,就是坐月子了,人說產後的婦女,若得不到適當的照顧,會結下一輩子的月子仇。

 

這是真的!

 

我的月子餐,一整天就是2個美而美三角三明治,我在生下女兒之前,完全沒有照顧小寶寶的經驗,所有都是且戰且走,有時候我實在累到不行、沒有食慾,DA爸回來,看我還剩著,就說:「妳都沒吃,我看之後連這2個都不要買好了,省錢。」

 

省錢省到,連剛生下愛情結晶的另一半健康都能省,滿腦子的精打細算,厲害!

 

所謂耳濡目染,這樣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對凡事要按他們邏輯運行的精算師爸媽。

 

在我生了孩子以後,或許想修補,DA爸偶爾會拉攏我跟他父母,已經王不見王的僵持關係,但,真的很難,他父母老先入為主,認為全世界跟他兒子在一起的女性,都是看上他們在東湖國小巷弄間的一樓老公寓,所以,趕在我女兒預產期前一週,迅速將公寓賣給一位警察,並且要我報女兒戶口後馬上遷出,斷了我想回台北的念頭。

 

台北是我的家鄉,有人喜歡童年的鄉間記憶,但我從來沒有老家回,我就是土生土長台北東區人,水泥叢林才是我的家,是我從小生長、最有安全感的環境,可是,我從來沒有肖想過,那間可以忠實呈現《還願》場景的老公寓,我寧願租屋。

 

產後未滿一個月的某天,DA爸打來,說他媽中午突襲他公司(以前是突襲我們租屋處,我超重視隱私大反彈,他們才不敢再來)「我媽早上特地去市場殺了一隻土雞,煮了一鍋土雞湯給妳,還叫我不要先打開,要回家給妳補一補!」

 

我很容易受感動,心想人家釋出善意,終於有機會和好了,晚上,他回來以後,對著我笑咪咪地把那鍋湯放在桌上,我打開以後,沒有他在電話裡說的大雞腿,反倒是肉被撕乾淨的雞架子,連皮都沒有!DA爸整個臉僵住,我不爭氣地掉下淚來:「你媽是用廚餘羞辱我嗎?」他:「好好好,我喝掉。」

有果就有因。

 

當這兩位老人家在對街坊鄰居評論,我這個害他兒子不婚生子的壞女人時,可否想過自己對晚輩各種控制慾與下馬威?這兩件事我可以記一輩子,就算得了阿茲海默,忘了我女兒是誰,我大概還會記得,並笑著對我的新朋友說,自己曾經碰過這麼荒謬的家庭。

 

當然,那時是恨意滿滿,但現在真的就只能慶幸還好逃得快,也提醒自己,在還能相處的時候,要好好善待別人,尤其是家人。

 

我想聽聽妳的月子仇,有沒有我這麼荒謬?

 

 我是單身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網路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