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6.jpg

我在極大的生活壓力下,仍保有一些小小的狂想和夢想實踐的空間
有人解讀這是「勇敢逐夢」,我想描述地更深刻一點
那是讓遍體鱗傷的自己,能繼續與現實纏鬥的武器與使命。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我是一個在身心靈,都還不符合身份證上年齡的老女孩,但從客觀的角度來看,我確實已經邁入中年好久了,身上還攬著扛家、養小孩的重責,或許與其他人不同的是,我在極大的生活壓力下,仍保有一些小小的狂想和夢想實踐的空間,有人解讀這是「勇敢逐夢」,我想描述地更深刻一點,那是讓遍體鱗傷的自己,能繼續與現實纏鬥的武器與使命。

 

我的青春都在搖滾圈子度過,那是一個獨立樂團,在檯面下百家爭鳴的時代,主流唱片公司發現這些搖滾團體,個個在Live house及各式音樂季,發展著獨特的規模與脈絡,還有經營已久的死忠樂迷,可以之稱唱片銷量的基本盤,於是籌劃把他們拉到商業市場上,所謂的「正式出道」。

 

「樂團的時代來臨了!」所以,在第一波五月天、四分衛、脫拉庫等「成功」打入主流的樂團前導下(別懷疑,沒成功、無法長期發片的還是多數!)強辯、So WhatZAYIN、六甲、潑猴、失控、螺絲釘等團,一一發片搶灘,我躬逢其盛,從前導時期開始,就沐浴在那華語音樂多元化發展的年代。

 

近日,從媒體版面上,我看到久違的強辯主唱:黃少谷(黃牛、少少),在演藝事業發展因疫情受阻後,為了孕妻,毅然轉戰服務業的消息,報導雖然沒有指明是在哪邊工作,但從文字的蛛絲馬跡中,我猜他是去超商打工吧!面對各路網民在新聞下方,留著酸氣四溢的言論,我倒是第一次覺得黃牛這麼man、這麼帥!

 

當年,我喜歡日系那種豐富的編曲,及訴說心靈哀傷的宗旨,所以我對唱著「1234」歡樂派的強辯,不是那麼熟,看過幾次表演而已。然而,那時黃牛與哥哥士杰,已經替五月天團隊擔任技師,老實說,看在其他樂手眼中,這根本是開掛鍍金、前途不可限量了!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黃牛最後離開表哥怪獸的羽翼,但我一直很欣賞能放低身段、面對低潮的人。

 

我們這群7年級生,常常有一種時不我與、還沒長大就老了的感慨,我懷孕之前還在玩團,雖然沒像他們這麼耀眼,好歹也有寫給友團的作品,被唱片公司正式發行過。

 

我想,不管是我,還是當時一起奮戰的樂手友團,大都會有這樣的遺憾:曾經拼盡全力,在舞台上得來輝煌,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永遠與掌聲為伍,奈何最後還是要臣服於歲月和現實。

 

「最重要的是,面對現實的勇氣!」

 

一晃眼,黃牛都要40歲了,我不能昧著良心說40還很年輕,但現實中仍有不少人到了40還在蹉跎人生,或是因為「年紀」侷限了自己想做的事!

 

那些陪我一起長大的樂手朋友們,現在也多落在40邊緣,其實,大家都是白天做著毫無關聯的工作,好支撐晚上的創作與練團生活,我也知道,有很多叫得出名號的演員,私底下也在打工、擺攤,最重要是面對現實的勇氣,以及靠「腳踏實地」來延續夢想的能力。

 

所以,現在的黃少谷真的很棒、很搖滾啊!!!做超商又怎樣了?超商業務超多、超複雜,一點都不好做啊!雖然我們不算認識,但一起扛起責任與夢想往前吧~你真的不孤單!把現實顧好,依舊可以做自己的老少年!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網路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