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ZUHIRO011_TP_V.jpg

他跟社會同齡人幾乎脫節
RT這樣的性格,對當時正在躲避父親追蹤的我來說
卻是
再適合不過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除了性愛,用日本作家深澤真紀的用語來說,RT是個不折不扣的草食男,他個性軟弱、人群疏離,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也沒有任何人生志向,加上直升機父母的縱容,他跟社會同齡人幾乎脫節。

 

但,RT這樣的性格,對當時正在躲避父親追蹤的我來說,卻是再適合不過。

 

我跟RT認識沒兩天就交往,不管是父親的壓迫,還是我的情緒,他總像堵練團室中的吸音牆,溫柔且沉穩地吸收所有的衝擊,我用他的身分躲得徹底,雖稱不上保護,卻給了我很大的安全感,而在異鄉更不用變裝,能公開跟RT手牽手逛大街,日子堪稱輕鬆愜意、寧靜自在!

 

可,那壓抑多年的心理創傷,竟在此刻悄悄顯見。

 

離家之後,我每晚都會被惡夢嚇醒,主角當然是父親,無論逃多遠,他都會瞬間出現、不停地追逐我,舉個例,夢裡為了躲他,我與妹妹一齊搭上路邊計程車,起步後竟發現司機是父親等等,完全是恐怖片的情節。

 

他當年的小三,偶爾會在我夢裡插花,大部分是跟父親聯合整我和妹妹的劇情,但我並不怕她,只會對她哭喊:「妳知道過去的事情,對我們的傷害有多大嗎?」這樣的情形長達56年,RT最有感觸。

 

一畢業,我搬去新竹跟他住,感情好到牽著手睡覺,他常看到我在熟睡間突然尖叫、大哭,卻又緊閉雙眼,他知道女友做惡夢了,只好把我叫醒,拍拍肩膀說:「妳剛大叫耶!是夢到妳爸嗎?沒事了,妳爸不在,沒事

 

回想這段過去,如此高頻率地做著惡夢,我想,應該是所謂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雖然已經安全了,但在暴力發生的當下,受害者只能快速思考如何應對,而沒有機會發洩自己的憂傷及害怕。

 

所以,縱使現實生活中已經遠離,但內心仍恐懼自己回到那個地獄,過去的創傷,才在午夜夢迴時展露出來,因為「我終於可以安心地哭泣!」還好,隨著我跟RT的關係日趨穩定,大約在第一次正式談到婚姻時,這種夢就慢慢消失了。

 

現在,我已經不會做任何有關父親的夢了。

 

延伸閱讀>焦糖綠玫瑰走過創傷的家暴史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綠玫瑰 的頭像
焦糖綠玫瑰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