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1.jpg

不少家長在網路討論,一派認為躲避球是健康運動,不應禁止,
但另一派則大力鼓吹,躲避球可能助長霸凌,應該退出校園,
老實說,我不排斥女兒接觸躲避球,但我自己對這這項運動,可是「非常有陰影」。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如果小時候被霸凌過,你一定會討厭躲避球。」

 

最近,很多人問我對於「躲避球」有什麼想法,他們說不少家長在網路討論,一派認為躲避球是健康運動,不應禁止,但另一派則大力鼓吹,躲避球可能助長霸凌,應該退出校園,老實說,我不排斥女兒接觸躲避球,但我自己對這這項運動,可是「非常有陰影」。

 

我受原生家庭暴力影響,從小學到高中,都是封閉、獨來獨往的人,不擅交際、永遠都是一個人,並且極力壓抑自己想要融入群體的渴望,總是裝出一臉什麼都不在乎的表情,靜靜地觀察、偶爾羨慕那些穩固的小團體。

 

升上小五之後,我們班導是籃球校隊教練,經過老同學們一致同意,他對帶班完全無心,只重視校隊訓練,所以每當體育課,他都會象徵性來開個場,就放我們整班自行打躲避球,他則回辦公室休息、聊天,甚至外出處理私事。

 

當時,有氣喘病的我,經過家長向老師要求,得到全年不用上體育課的豁免權,我可以選擇在樹蔭下休息,或是固定站躲避球外圍,正因此,我得到很多觀察的機會,說真的,那些認為躲避球很好玩的人,小時候絕對不是主要被挑砸的對象吧。

 

包含場內的4大主將,很有默契地,對平常在班上就比較邊緣的人狂砸,再來是不熟(或不符合一般審美)的同學,等到剩下很有人氣的女生,大家的準度會開始下降,我還看過幾次,男生先示意對方,小力向女生擲出後,刻意製造機會,讓她到外圍避難。

 

我看過眼鏡被砸壞的同學,臭臉擔心著:「死定了,回家一定會被媽媽打。」看過女生被砸到下腹部,痛到眼淚直流,起不來的,這些人不但受了傷,還要被嘲笑指責:「吼,球掉了啦!」

 

求學已經不容易了,上體育的時候,還要如此殘忍地提醒我們,社會化或長相好看的重要性嗎?(笑)

 

我常說:「小小的嘲諷就是霸凌的開端,霸凌是由小小的欺負累積而成。」有些人會不明就裡,說「哪有這麼嚴重?」而那些人從來不是霸凌受害者,甚至,他們就是欺負人家的加害者。

 

若您覺得,一群人鼓噪、架起某位男同學雙腿,快步向柱子劈叉、撞其下體的「阿魯巴」太殘忍,那未經過正式訓練及賽制的學生專屬土味躲避球,就是看似合理、實則強欺弱的大型殘殺現場了。

 

如果孩子在學校,已經有被另眼相待的情況,那躲避球「很可能」會成為合理化霸凌行為的工具,更讓人唏噓的是,很多在教育現場的主事老師,對此毫無警覺,在沒有正確引導之下,讓躲避球變相成為少數學生流淚、痛苦、被嘲笑的不堪回憶。

 

我自己雖然不喜歡,但並不排斥女兒玩躲避球,因為她跟我完全不一樣,運動神經不錯、肢體反應也快,說穿了,我女兒受傷機率比較低,所以比較能放心,但我不忍看到那少數孩子,對體育課及躲避球如此恐懼。

 

那麼,難道要完全禁止孩子接觸躲避球嗎?那可不一定,只要老師稍微針對這幾點調整,學生們一樣可以安心玩躲避球!

 

1、按照正規賽制打,禁止頭臉攻擊與肢體、言語挑釁。

 

躲避球是少見「直接攻擊人體」的活動,近年來,除了賽制有變動,對身體安全多些保護外,躲避球用球的材料,也更新到較為柔軟的素材,這點需要老師進修後,督促學校換新球。

 

2、給學生不參加的權利。

 

雖說少數服從多數,但多數必須尊重少數,尤其躲避球的屬性,真的不能算是正規運動,我們應該要安排其他的項目,給不參加的學生選擇。

 

3、多給學生一點關心,而不是自己跟著學生一起偷笑。

 

除了身體上的痛以外,最讓人難過的就是:「全班都在笑我,連老師也不幫我!」跟著學生一起嘲笑弱者的老師,真的超沒水準!完全沒有同理心,也喪失了為人師的資格!所以,老師們真的要約束自己的行為,適時擔任班上的正義使者。

 

4、請多安排幾種運動,不要一整個學期,都放學生自己打躲避球。

 

就如我前文所說,躲避球可以讓整班玩整節課,甚至整個學期,老師也樂得輕鬆,但這真的不是正規的運動,或許當下學生敢怒不敢言,可是畢業後,大家回憶起來,就是這個老師「真的很混耶!」既然選擇這個職業,就要擔起這範圍的責任吧!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網路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