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我想你嗎?

 

是呀

我想你

 

每一次當我想起2007年的初見

在府中站那個出口

白白淨淨、穿著米白色毛衣的你
一臉冷酷地回應我


「請問你是Osame嗎?」

「是啊!」

「謝謝你來幫我修電腦,不過我家離這邊還有一段距離,搭公車可以嗎?」

「可以!」

 

我們在那座公車亭

搭上往台藝的公車

 

一路上 我身為廣電人

超怕冷場的職業病又來了

嘰嘰喳喳個不停

深怕你覺得尷尬又無聊

 

你看 我都還記得

 

那時的你

不知道其實我內向又安靜

 

那時候的我

以為你一付撲克臉

是因為看到我而失望

 

我們到了頂樓加蓋的3小窩

你很驚訝我居然住在這裡

我笑著說自己因為家暴逃離原生家庭

「雖然小,但離學校算近,房租便宜,房東又很照顧我喔!」

 

那時還是用光碟一片一片重灌的時代

你在等待系統重整的時候

跟我一起坐在那張豹紋的雙人床

 

我雖然25

但戀愛經驗可說是零

或許我不認為自己有女性魅力吧

 

你問了我家裡的事情

我不知道這是調情的前奏還是你真的想

總之 你突然吻了我 舌頭伸進來那種

 

我沒有抵抗

或許之前在PTT聊的時候

已經對你產生好感了吧

 

沒說的是

那其實是我第二次接吻

我的初吻對象 是那個你後來聽過的空軍

 

18歲那年 他強吻我以後

因為我不願意發生關係 他就消失了

而我癡癡等他好多年好多年

你後來跟我說:「傻瓜,妳被騙了。」

 

你吻著我 雙手開始不安份地摸過來

我有點慌張 但也沒把你推開

突然 你好像發現了什麼

「妳是不是第一次?

 

我點點頭

 

你抱著我 沒有突破最後那道防線

 

這天結束以後

我們一起搭到北車

你說要在這邊等夜間公車回東湖

 

因為風很大

我們塞在一棟大樓的門柱小空間

「你可以再親我一次嗎?」

你好像說了「嗯?妳會捨不得我喔?」

這次我大膽地回應:「是!」

 

頭一次

我像是日劇女主角

塞在大樓的角落裡跟王子擁吻著

 

我怕你會跟那位先生一樣消失

對自己說著:「這是最後了

 

未完

待續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