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031530_10219797918556015_7440636682581311488_o.jpg

當教育場所對上以「居住正義」為名的土地開發
小蝦米能戰勝大鯨魚嗎?
還是再次扼殺台灣的美學教育呢?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當家長在討論孩子該學哪項才藝,期待他們未來成為頗具盛名的藝術家時,此刻,臺灣藝術大學突然收到內政部告知,說正在規劃臺藝的第二校區為「社會住宅」,此未經討論的「指示」,讓臺藝師生像熱鍋上的螞蟻,四處尋找陳情資源,要保住正在教學使用的校地,當教育場所對上以「居住正義」為名的土地開發,小蝦米能戰勝大鯨魚嗎?還是再次扼殺台灣的美學教育呢?

 

身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我常在台灣的商業環境受到挫折,因為台灣人習於精算成本、獲取暴利,並且只把有形的產品跟數字當作績效,忽略其發想創意、設計概念及投入時間,都是無形的經驗灌注與勞務付出,長期積壓於這樣的風氣之下,藝術領域淪為犧牲品,更別說常被人譏笑的「台灣美學就是缺乏美感」了。

 

April Lin提供.jpg

(圖/臺藝校友April Lin拍攝提供)

 

我一直不解,為何當音樂系、美術系、電影系的前風雲人物,正困於畢業後找不到相關好出路的為難中,幼童的爸爸媽媽又汲於把小孩送到才藝班,要他們學樂器、學畫畫、學當Youtuber,滿心期待孩子長成那萬中選一的李安、侯孝賢、吳宗憲、曾馨瑩、賴英里、聶永真

 

說穿了,這就是歷屆政府對藝術的長期忽略,造就老百姓的錯誤想像,使得台灣的美學教育完全功利導向:不注重自由想像、不認為藝術即生活、不鼓勵資方重視創作價值,使得砸大錢扶植的小小藝術家,到了大四才驚覺自己面對「畢業即失業」的窘況。

 

台灣的藝術培養已經很落後了,而政府不積極重視,卻還向校區狹小的臺灣藝術大學爭地?

 

臺灣藝術大學位於新北板橋的浮洲地區,來過的人,會覺得這邊是世外桃源,雖然離南雅夜市只有小橋之隔,但浮洲地區充滿藝術氣息,臺藝大歷屆師生的努力,功不可沒!然而,臺藝大是國立藝術大學中,學生人數最多(約5500人)但校地最小的藝大,總面積只有9.67公頃,位於關渡的北藝大,在校學生2000人,校區37公頃,南藝大則有校地57.57公頃,學生人數約1500人。

 

這不成比例的校園,是因為臺藝校區的土地,長期被周邊在地居民霸佔,加上藝術人性格不爭搶,一直沒有強制驅離,才導致這些地的收回速度特別慢,還好近年透過法律與師生奔走,已經討回不少。

 

但,近日內政部竟然發函給校方,表示已經正在規劃臺藝的第二校區為「社會住宅」,啊~不是教育部說好,這塊地要給臺藝成立文創園區?設計學院的學生,都在那邊弄作品耶!此事搞得臺藝現任校長陳志誠夜不成眠,凌晨近4點發長文,尋求挽回方法,內政部不經校方討論的恣意行事,真的是為了維護居住正義的美好政策嗎?誰又在乎臺藝學生的受教權益呢?

 

藝術在台灣永遠都吃悶虧

 

我對臺藝大非常非常有感情,那是我毅然決然砍掉行銷科系,自主追求的第一志願,臺藝的空氣,臺藝的校園,臺藝的同學,臺藝的老師,在在是讓我發掘與探索的肥沃土壤,我們的校地長期被周邊的住民佔據,這些人就算搬家,也要將破舊的老房隔成數間雅房,再回租給臺藝大的學生。

 

臺藝大很善良,學生需要許多場地辦展跟實作,但校方一直沒對這些霸王強制驅趕,當初我在校的時候,學校連個像樣的操場都沒有,與通識的外系同學相約取物,甚至可以不用約時間地點,「反正校園超小,怎樣都遇得到!」這麼小的校地,就啟發了許多人的潛能,更別說,這幾年收回的校區,絕對可以讓學弟妹擁有更多選擇的創作展演空間。

 

莊喬媞提供.jpg

(圖/臺藝大莊喬媞拍攝提供)

 

先不談已經建好數年的合宜住宅,以前教授常跟我們說,浮洲地質根本不適合蓋高樓,臺藝的通識大樓已經是極限,我不知道這些年地質是否穩固了?但可以這樣剝奪學生的創作空間嗎?

 

孩子懷有藝術天分的家長們啊!我們及下一代需要培養更多的審美意識,需要保護那些無形的創意根基資產,臺藝大是首屈一指的藝術大學,可是我們的校地卻小到比運動公園還不如,政府對美學教育的輕視與欺負可見一斑。

 

如果您希望孩子生長在文化氣息裡,如果您盼望孩子擁有一些藝術技能,不要等他們上了相關科系,才發現校地資源根本不夠用,辦成果展、做大型作品都沒有空間,再來後悔感嘆以前沒有聲援一把,現在,請您和我一起重視此事!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網路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