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96_n.jpg

心臟病的治療,會碰到太多不確定因素
不動刀看似擺爛,動刀又擔心麻醉風險
真的
真的很難像我們這樣的女人,生孩子真是在賭命!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國標舞女王劉真傳出在手術中心臟驟停,疑似用葉克膜爭取生存機會,這消息一出,讓同樣患有心臟問題、曾歷經生死交關的我,真是心有戚戚焉,心臟病的治療,會碰到太多不確定因素,不動刀看似擺爛,動刀又擔心麻醉風險,真的真的很難像我們這樣的女人,生孩子真是在賭命!

 

約莫在18歲,當時還是高中生的我坐在床邊,突然感覺無力、吸不到空氣,這種感覺跟氣喘不一樣,氣喘發作當下會不由自主地慌,但這是耳朵悶悶,好像被某種防護罩包圍起來的感覺,接著,有如一把無形錐子往胸口的方向慢慢地插進來,簡直痛到不行,然後眼前一黑,短時間又自己甦醒過來。

 

當時我做了腦波、心電圖等檢查,都沒有查出來原因,還被誤會是不是得了憂鬱症,但我發作的時候都是在休息、發呆,情緒十分平穩,那時年輕也覺得無所謂,直到大學時在學校又突發一次,才被台大急診醫師提醒:「可能是心臟的問題!」

 

心臟的問題,若是發作當下沒有配戴心電圖,就很難判斷出來,累積這麼多看診經驗,其實也讓我有點絕望,心想一個人生活,還要躲家暴,不用活那麼久也沒關係啦!這樣的消極心態,在我懷孕以後產生變化~

 

我懷上DAHLIA以後,從一個不注重身體的人,變成健康至上的信徒,在中期,我暈倒的次數變多,當時在新竹某大醫院產檢,便去該院心臟科檢查,老天保佑,那位年輕的陳宗彥醫師排了1周心電圖,終於找到問題關鍵:我的心跳會不明原因突然變慢,最低1分鐘29下,而後又被轉到謝慕揚醫師那裡繼續追蹤,不巧,我原本的產檢醫師也懷孕了,要接手的婦產科醫師,聽說這孕婦有心臟問題,直接拒診我。

 

該院已經是新竹很厲害的大醫院了,我邊哭邊求邊發抖,提出可以簽生死切結,甚至心臟科醫師也願意幫我但書,請讓我在這裡生產,卻被婦產科主任回罵:「沒人敢專責妳,誰接手誰倒楣,妳現在說沒家屬,到時候萬一真的出事,又冒出一堆親戚到醫院抬棺抗議!」這件事情,我一輩子都不能釋懷。

 

或許我因禍得福,在孕後期透過林思宏醫師幫忙接手,最後轉到台大由施景中醫師替我剖腹,成功與我的寶貝DAHLIA相見,然而,當時就有好幾個醫師提醒,說我的身體其實不適合受孕,除了孕期危機以外,剖腹產的麻醉也有致命風險,但自然產又太刺激,相較之下,剖腹產還比較適合心臟病患。

 

我確實對麻醉過敏了,當麻醉針從背後打上,施醫師準備打開肚子時,我突然感到一陣寒意並不停發抖,那種感覺就像是穿一件睡衣在雪地裡走,接著開始想吐,護理師拿來袋子放在我臉旁邊,整個產程像一個重度腸胃炎患者,僅穿著薄紗在冰宮打滾,連醫師把DAHLIA放在我胸口,我也只能說出:「我想吐、可以把她抱走了」的後媽語錄。

 

我上午生產,一直到隔天下午才好一點。

 

當媽都知道,有了小孩以後特別怕死、怕生病,由於我的病況特殊,心臟科醫師表示沒有相對應的用藥,只能持續追蹤,或是開刀置入節律器(Pace maker),但除了生活上有許多不便以外,裝節律器的過程也需要麻醉,每10年又要手術取出換電池,所以醫師建議我再觀察看看,真的不行她會建議我裝。

 

前年底,我心臟又有狀況,但這次不一樣了,變成跳超快,測量到的心搏數,單天最高跟最低可以差到100,那時我有點恐懼:「沒想到這麼快就要裝節律器了」可是想到孩子還很小,她需要我,如果我不裝死更快怎麼辦?還好這位心臟科醫師發現我的甲狀腺指數異常,不然就得真的挨一刀了。

 

不管是為了健康還是求子,看到劉真搏命上這一刀,我想起自己當時因為心臟病歷經的劫難,也記起一位曾在德國大放異彩的女高音友人,她也是在動心臟小手術時,因為麻醉問題再也醒不過來,這不見得是誰的疏失,心臟病真的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怎樣都帶點賭運氣的意味,我自己現在不敢大意,定期回診已經兩年,會持續進行下去,也祝福劉真老師早日甦醒,孩子還在等妳!

 

★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網路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