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30483.JPG

有沒有那麼一個人,與你的關係很近
近到可能是血親、可能是配偶
但他們對你來說,就像是沾染到最喜歡衣服的瀝青
如此黏稠、煩人、揮之不去?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有沒有那麼一個人,與你的關係很近,近到可能是血親、可能是配偶,但他們對你來說,就像是沾染到最喜歡衣服的瀝青,如此黏稠、煩人、揮之不去?

 

一開始,你曾經嘗試用各種方式,洗去這一身汙黑沾黏,可是,不管用什麼清潔,它總是狠狠扒牢,留下那個難看的印子,甚至,有一度,你打算放棄掙扎,認命地與瀝青共存,維持書裡寫到的恐怖平衡,而,鏡子卻老是反射出,你每次看到那件衣服時的鬱鬱寡歡。

 

慢慢地,出現一些貴人來提點你,這瀝青都染到纖維裡,想穿也不能穿,這麼讓你困擾、不開心,「就應該把那件衣服丟了!」對,切掉連結!這麼簡單的道理,你我不是不懂,但面對與血親訣別,輕重程度還是比丟掉衣服來得深太多。

 

然而,這些老愛用親情勒索來綑綁你的人,哪是什麼容易擺脫的?當你決心斷捨離,不管過了多久,他們都用一種友善、可憐的眼光與語氣,來干擾這已經清閒的生活,你才發現自己太晚切割,那件因為捨不得,而被放入櫃子的衣服,早在視線以外,沾染到其他的東西。

 

我當初把受暴經歷寫出來,從3歲當目睹兒,寫到自己變成攻擊目標,正是為了療傷,並讓社會大眾知道家暴的可怕與影響,甚至我希望讓大家知道,生活在家暴家庭的原貌是什麼樣子,為什麼被害者會憤世嫉俗?因為他們長期受到極為巨大的精神壓力,這種動不動就開罵、開打的日子,會導致當事人無來由的自卑與判斷失準。

 

檢視傷口、切除腐爛才能治癒,但無論如何,我不希望自己的文章帶給家人困擾,所以隱去了所有當事者的個資,就算是那個動手的惡魔,我也不曾試圖利用網路力量來反制,天曉得,多少人向我問過父親的資訊,說要肉搜他出來,都被我擋下來了,這是我僅存的溫柔與保護,但父親似乎仍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固執地,繼續糾纏我。

 

先前早已說過:躲爸爸還是養孩子,總得選一個!」我不是一個人,不能一人飽全家飽,所以我選擇後者,雖然早就發現父親在關注焦糖綠玫瑰的動態,但我行得正、坐得直,以為自己不揭露他的身分,他也沒有愚蠢到逼上這一步,或許,低估了他的執念,可我並不後悔,全職寫文是我養活自己跟孩子的方式,不能放棄!

 

父親不顧專欄、臉書粉專、Line@是公開園地,任意留下找女兒、關心女兒的訊息,就如同當年我組織歌迷團隊,在Live House辦演唱會活動,他卻到場鬧事,向工作人員討女兒一樣,只顧彰顯自己的悲情,完全不管人家的活動能不能順利進行,這算什麼愛孩子?做作而已!天知道這多丟臉?那些歌迷都是以我為首,他這樣一搞,我還有臉待下去嗎?真是謝謝那永遠在摧毀孩子努力的父親。

 

我好不容易清靜了幾年,這位老人家,從來不想想自己做了什麼,導致全部親朋好友不敢連絡,永遠只會怪罪、猜忌他人,搞得人家天翻地覆還裝無辜,試圖拿金錢來誘使孩子回頭,殊不知,我老早抱持著必死的決心離開那座地獄,一個人指他有病,或許要聽聽雙方說法,全部人都逃離,那還要解釋什麼?

 

父親老向警方謊報我是20歲失蹤人口,我已經中年了,還養一個孩子,我拒絕再讓這種不健康的關係殘害自己,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物,不是什麼物品遺失,就是被人強佔、要討回來,我是人吶!我是獨立人格啊!

 

我不會讓你再為所欲為、干擾我的生活!

 

延伸閱讀>焦糖綠玫瑰走過創傷的家暴史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網路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