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30483.JPG

就像受到邪教控制
日日夜夜毀壞被害者的自信與價值觀
就我親身經驗及觀察來看
一般來說,受到暴力的當事人,會有兩種情況...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有讀者認為:「蘆洲媽媽不需要援手,因為她從未向外求助!」對於這種說法,超過20年受暴經驗的我,真的要好好來跟大家分享,揭露暴力家庭內部的相處模式,那是外界完全無法想像的超高壓環境,生活在這種氛圍下的人,本來就不能正常思考,也無法做出正確選擇,我不是護航蘆洲媽媽,而是期待大家知道:「到底家暴能摧毀一個人到什麼程度?」

 

如果您接觸過受害者,會發現他們最缺乏的就是自救能力,長期被打、被折磨、被言語暴力,就像受到邪教控制,日日夜夜毀壞被害者的自信與價值觀,就我親身經驗及觀察來看,一般來說,受到暴力的當事人,會有兩種情況!

 

第一類:是「成長路上沒碰過暴力問題、價值觀穩固的人。」

 

他們大都是因為與伴侶同居或結婚,長期相處下,才首度遭逢這種失控狀況,這樣的人所受的教育與價值觀,當然是「被打就要反抗!」他們知道這是不對的,所以比較願意也容易向外求助,並且成功脫離暴力環境的可能性很高。

 

第二類:是「原生家庭有暴力問題,或本身較為溫和柔弱、不喜與人起衝突的個性。」

 

這是典型長期受暴力威脅,而不可自拔的那種人,拿在暴力家庭長大的小孩來說,不管是看人被打的目睹兒,還是親身經歷的受暴者,碰到肢體暴力跟情緒勒索時,施暴者的碎念洗腦、把所有責任推到自己身上,再加上毆打虐待,將完完全全摧毀一個人的心志。

 

舉個例子讓大家想像,看過電影《風聲》嗎?家暴就是「刑求逼供」的畫面,還動不動就在你該安穩休息的地方上演。

 

家暴的毒,又如同《霸王別姬》裡的少年程蝶衣(小豆子),因為潛意識知道是自己是男性,不肯造假,老把台詞「我本是女嬌娥」唱成「我本是男兒郎」,在師父的暴打與師兄用菸斗涮嘴的強逼之下,小豆子的人格產生變化,放棄了自己僅存的堅持,改口「我本是女嬌娥,又不是男兒郎」,更從此改變他對性別的認同。

 

還以為受暴者不求助是咎由自取嗎?

 

受到暴力對待的人,他們整個價值觀跟自我認同,都被摧毀了,對於外面的世界,雖然還是能有正常的互動,但只要牽扯到「逃開暴力起始點」,就很容易因為施暴者的權威,及長期洗腦「離開我就無法生存」等等手段,產生無可自拔的畏縮心理,並回到被支配的角色。

 

拿我自己來說,讀者們都說:「焦糖綠玫瑰好勇敢喔,一個人對抗暴力這麼久!」殊不知,自我讀私立復興中學後,陸陸續續逃過十幾次,去過中途之家,去過寄養家庭,滿18歲以後,不相信社會局,改找朋友寄宿,這種來來去去的狀況持續10年,直到我真的被逼入絕路,才成功脫離那座地獄,但,我也說過很多遍,最後那一次,我本來因為恐懼,想直接放棄人生,幸賴當時朋友陪伴,才讓我慢慢穩定下來。

 

10年間,我每次離開都被父親求回,一方面是被自己的心軟所害,另一方面是長期被父親灌輸「妳無法自理生活,無法自力更生」的標籤,雖然明明知道家裡的事情大都是我打理,但就是會莫名對外界感到恐懼,甚至怕到誤以為自己確實沒能力,得一輩子靠父親生存。

 

沒碰過的人,大可說風涼話:「不就逃離就好了,怕什麼怕?」但,飽受摧殘的當事者,不管多高大、多聰慧、多能幹,他們是不相信自己手中握有選擇權的,也正因此,家庭暴力就跟邪教一樣,封閉且不為外人所知。

 

這就是為什麼我毫不掩飾地,把自己受到家暴的遭遇寫出來,我想讓外界知道這種家庭的真相與相處模式,為什麼道貌岸然的補教名師,在家會是一個雙面人,一下對女兒百般寵愛,一下又把小孩往死裡打?

 

很多人會說:「那些受暴的人都怪怪的!」不然呢?長期處於這種環境中,個個都是驚弓之鳥,我逃了無數次,才真正「敢」離開那個家,我很珍惜這得來不易的自由,他們不知道,我現在表現出的任何溫柔或同理,都是離開家以後,重新學做人的成果。

 

在家庭關係中受暴的人,早就喪失自信跟判斷能力,他們不見得會主動求援,但不代表他們不需要人家幫忙,我希望藉由這樣的揭露,讓大家減少這樣的冷嘲熱諷,能去扶那正在被控制的人一把!

 

延伸閱讀>焦糖綠玫瑰走過創傷的家暴史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網路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綠玫瑰 的頭像
焦糖綠玫瑰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