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22-18h02m26.JPG

當年他與我在體育特別班認識
忘記怎麼起頭的,我們發現彼此都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
自然特別投緣、熱絡...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基本上,真正獨自扛下家計的單親家長,是無法有收入空窗期的,我邊找正職工作,邊以接案為生,那時候,我的高中學長,說他的媽媽跟阿姨在台北開設一間鋼琴教室,要我替他們寫廣告文案,我心想這麼多年的交情,這一定得接、還得全力以赴才行!

 

我和這位開朗的學長頗有淵源,當年他與我在體育特別班認識,忘記怎麼起頭的,我們發現彼此都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自然特別投緣、熱絡,畢業近20年,都還有連繫,常常聽他自誇工作多麼跨界,或追了哪個國家的女生。

 

當時,他跟我說,自己的阿姨從國外回來,是「非常厲害的演奏家」,但因為生活不適應,認為台灣不重視傑出的歸國華僑,所以顯得特別落寞、鬱鬱寡歡,家人見此,就由姊姊(學長的媽媽)出資開設鋼琴教室,可是缺乏了行銷跟推廣的策略,招生起來並不順利,他們聽學長說我在這方面很有心得,就想發案給我。

 

那時候,我推著剛滿1歲的DAHLIA,坐了好久的公車到他們教室,只見空間很大,教室卻有點簡陋,雖然是新創立,但輕隔間上的油漆都是斑駁的,兩位阿姨介紹自己買了多貴的琴,卻說:「那些琴買來我捨不得給學生用,他們只能彈那兩間的。」

 

接著,介紹理念的時候,提到現在來上課的兩位學生,阿姨說:「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招來的都是自閉症的,雖然家長肯定我,說兒子改變許多,開始對音樂有興趣了,但我實在不想再收這樣的問題兒童,他好像都沒洗澡,一來我都被臭死了,又沒多收學費,太麻煩了!」

 

聽到這些說法,雖然心裡有股氣,認為他們既然收了這個特殊的學生,就不應該再用歧視的眼光去看他,但為了生計,我還是忍耐著吧,畢竟她講的是別人的小孩,而我的小孩正需要媽媽接下這案子養,

 

阿姨們介紹完,說他們需要以音樂教室名義產出文章,也就是文字工作者所說的「廣編稿」,學長的媽媽喊著:「Rose,我兒子跟妳這麼熟,妳要給我一個友情價啊!」於是我報上一個低於行情的寫手費用,學長媽媽直接砍半,說:「寫文章對妳來說沒什麼難度,不如這個價錢,妳幫我們寫兩篇吧!

 

當時,我們剛從新竹搬回台北,身上的錢不多,都花在搬家跟安頓上了,雖然覺得很委屈,被認識這麼久的朋友這樣拗,但一個月後,對方還是來邀請,我看著正在學走路的DAHLIA,「小孩需要錢,再少也要拼」,牙一咬,就答應下來。

 

截稿前,我將文章和照片,提早交給學長媽媽審稿,她看完後表示「很滿意」,要我「直接發佈」,但別說結清了,連訂金都沒給我,這在業界可是完全不成案的。

 

於是,我拒絕,請她們先付清稿費,才能進行後續發佈動作,沒想到,這竟引來阿姨們不悅,碎唸:「我們以前找廣告代理都是後付的,妳放心,我不會不付錢。」但我仍認為不妥,對方便說她們商量一下。

 

隔天,學長媽媽密我,說我的稿子寫得很好,女兒入鏡的照片也拍出質感,但他們現階段「沒有預算」,推說出資人不出錢,她們也沒辦法給我,「感謝妳替我們拍照、寫文章,辛苦了!」

 

這讓人大爆發,她們不但清楚知道我跟女兒的狀況,殺價已經很殘忍了,前一天還保證這個是小錢,「才幾千塊,我們不會不給錢」,現在卻拿出資人來當藉口,直接踐踏人家的心血跟時間,何況,他們是獨資。

 

學長沒有介入此事,但面對他媽媽已讀不回,我只好打給學長,告知他:「我已經付出勞務跟創意,應該要付清費用!」學長聽我哭到不行,便說自己回家跟媽媽溝通,這一溝通,就是沒有回應了。

 

那時我才剛開始接案,稿費總開很低,深怕人家不用我我不敢相信,明明都是單親家庭,學長媽媽一定走過我的路,怎會換個位置換個腦袋,既殺價又反悔不付錢?她一定知道每筆收入,對我們來說都很重要啊!

 

不是要攻擊導風向,這音樂教室應該已經歇業,講出來並不妨礙她們做生意,而,事隔3年,每當想起此事,我還是難過不已,接下這個案子,我除了耗費時間、創意心力、來往車資外,還失去一個往來已久的老朋友。

 

也正因此,當我稍微好過一點,我更是去尊重身邊的人事物,不跟店家索優惠、不跟朋友討人情,要記住自己走過的血淚,不能在別人需要金錢養孩子的時候,刻意抓住弱點拗一把,養小孩真的不容易,我們得提醒自己,待人要將心比心。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網路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綠玫瑰 的頭像
焦糖綠玫瑰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