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22-18h02m26.JPG

巧俞(化名)是我在藝大認識的音樂系同學
她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卻面臨「畢業即失業」的窘況
只能勉強代課、在才藝班教學維生,一晃就快
10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在台灣,學音樂的孩子在學校是風雲人物,但一出校門,可就不是這樣了,巧俞(化名)是我在藝大認識的音樂系同學,她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卻面臨「畢業即失業」的窘況,雖然補修教育學程,但碰到少子化、僧多粥少,只能勉強代課、在才藝班教學維生,一晃就快10年。

 

有天,巧俞一臉厭世地向我抱怨:「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不用家裡幫忙,獨立生活!」我聽了嚇一跳,我們從大一就認識,至今超過10年,她是外地人,一直在學校附近租學生套房,「我還以為妳要幫忙家裡咧!」遂詢問她收入多少,竟然得到驚人的答覆:「1個月大概2萬,我媽得資助我1萬,30歲還讓媽媽養我,很愧疚。」

 

我跟巧俞交情好,知道她吃苦耐勞,非常會省錢,生活只有教課、備課、練習,偶爾靠婚喪喜慶賺些外快,告別式是她們最喜歡接到的case,我問:「這是常態嗎?那其他的同學呢?」「除非改行,否則大都是這種狀況!」

 

我納悶,巧俞不是每天都有排課嗎?依照我小時候學鋼琴的行情,30年前一堂課大概500600元,現在應該更高了吧?她馬上吐嘈我,她一堂課跟才藝班(音樂教室)分帳,大概只分到300元左右,「怎可能?妳國立大學音樂系第一名畢業耶!是不是被騙了?」

 

外界不知道,在台灣,從小培養一個音樂人的過程是很殘酷的,許多音樂系學生,是被老師「打出來」,這也造成她們恐懼權威,不敢挑戰師長、前輩,甚至資方。在演奏技巧與樂理研習上,他們非常有自信,可是其他方面卻十分怯懦,害怕得罪人。

 

經過我們探詢之後,才發現坊間有些才藝班,鎖定了這些學院派的音樂系學生,看他們從小生活單純、只有練習、比賽、表演、考學校,便給他們低到不成比例的報酬,並且要求再拉學弟妹來這裡授課。

 

薪資上面,當然是官方說法「大家都這樣」,不從就威脅他們,要讓他們接不到課!這可打中了這些學院派的弱點,本來已經不敢挑戰權威了,牽扯到生計更只能忍耐下去,殊不知,這些才藝班給其他會談判的老師,價碼是他們的23倍。

 

巧俞感嘆:「家長把孩子交給我們,認為老師收得多,應該要付出更多的關心,但其實我們自己都快生存不下去了。」我提醒巧俞,這段話的焦點放錯了,應該去反抗壓榨自己的老闆,而不是譴責家長要求太多,鼓勵她將自己的資歷放上網,不透過教室來接學生。

 

我也勸告各位父母,不要只看孩子在校的表面風光,除非您能持續供應孩子出國念書,並且在當地繼續音樂事業,否則回台,非常有可能跟巧俞碰到一樣的狀況,大才被小用,音樂天賦全被現實磨耗殆盡。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親子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綠玫瑰 的頭像
焦糖綠玫瑰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