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J77_nemunemuanjyu20141115135639_TP_V.jpg

我們那個年代,老師是公開收禮的
每當逢年過節,不少家長得特意準備紅包跟禮盒到學校
深怕自己禮數不周全,讓孩子在班上得不到重視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老師在年幼的孩童心中,是很特別又有份量的存在。我們那個年代,老師是公開收禮的,每當逢年過節,不少家長得特意準備紅包跟禮盒到學校,深怕自己禮數不周全,讓孩子在班上得不到重視。

 

小一升小二的時候,不知道確切的原因,父親把敦化南路的豪宅賤賣了,搬到石牌的公寓3樓,大人因為擔心我不適應,所以也沒有替我轉校,每天清晨,家人會帶著我搭計程車,從北投區文林北路坐到大安區安和路上學。

 

石牌的家離母親的娘家很近,近到用步行的就可走到,在一個晴空萬里的下午,母親以買菜為由、藉機離開了,那時家裡一團亂,我的主要照顧者變成爺爺,除了每餐正常吃飯以外,包括生活作息等,皆嚴重失序。

 

學校方面,以前送紅包給老師的都是母親,眼看事情瞞不過去了,父親便叫他的秘書(其實就是介入他們婚姻的第三者)去向導師解釋,指母親負氣逃家、孩子可憐,「她已經沒有媽媽,希望老師當她在學校的媽媽,多多給予照顧!」三十年前,一塞就是萬把元的現金紅包。

 

小學三年級的導師更照顧我,衣食住行都準備好了,教具那些更不用說,老師都把自己的那份送我,不用另外買(笑),記憶裡,唯一看她發脾氣,是我模仿同學,在書法簿上,將自己認為寫得好看的字打小勾,因而被導師誤會不尊重她。

 

憑良心說,給了紅包以後,有沒有差別待遇不知道,但老師們真的對我很好,什麼好的都留給我,加上我本來就是黏導師的孩子,每到節日,會拎著小錢包,去福利社買禮物送老師,有一年母親節,我還鋪了一堆康乃馨在導師的桌上。

 

回想起來,那個時代,家長會藉由金錢來慰勞老師的辛苦,當然,老師不見得是單純為了紅包才對我好,但自己的努力有被肯定、疼惜,對老師來說,確實是一個鼓勵,加上我欠缺母愛的表現,自然讓老師更多份關心。

 

不過各人有各人的操守,我高年級的導師是問題教師,班上不少學生受過他欺凌,對我更是處處刁難、酸言酸語,次數一多,父親不再以紅包、禮盒表達感激,那位老師更是有理由對我冷嘲熱諷。

 

在當上媽媽以後,聽到一些家長競送名牌包給老師的歪風,我也曾對「送不送禮」感到煩惱,平心而論,老師也是門職業,他們應該要有自己的操守,我不願意用禮物來衡量或換取老師對孩子的照顧,但會在平時多準備一些貼心小禮,像餅乾、飲料之類,來慰勞老師的辛苦。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親子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綠玫瑰 的頭像
焦糖綠玫瑰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