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5629.JPG

我作息越來越失控
失控到有時候母親回來,怎麼叫就是起不來
我常常到了教室坐了
10分鐘就回家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小一的時光很快就過去了,這不是記憶斷層,而是初上小學的我,完全是個遲到大王。

 

之前說過,父親要求母親每天陪著我去學校上課,母親是個急性子,剛開始,她還能早早把我喚醒,一手牽著我,一手用推車載著妹妹,順利抵達教室門口,但,隨著母親被父親毆打的頻率更密集,她也來來回回,常常帶著妹妹躲到娘家暫住。

 

父親這的家人全是夜貓子,不太在意小孩隔天早上幾點到學校,如此一來,我作息越來越失控,失控到有時候母親回來,怎麼叫就是起不來,我常常到了教室坐了10分鐘就回家,還一臉呆呆地問:「咦?奇怪,今天這麼快就放學了!」母親吐嘈我:「小姐,因為妳太晚來!

 

有一次,母親真的急到不行,乾脆把推車挪一個位子,要我上車跟妹妹擠一擠:「妳上來,用推的比較快!」,我雖然人小,但自尊還是要顧的啊!不然同學看到了多沒面子啊!還是堅持自己慢慢走到學校,母親在一旁都急得快炸了。

 

母親當書僮陪我上整天課,說是「陪伴」,但其實不得不為,不照做她會被父親揍,碰上我人生中第一次校外教學,她當然也得跟著,記得那次去青年公園,她是班上唯一陪同的家長,到了定點,怕熱的她帶著妹妹去找冷氣房,我則享受這短暫的自由。

 

雖然有些難為情,不過放飯的時候,只有我吃切好的水果,甚至還可以跟母親拿零用錢,買些觀光紀念品回家。

 

大抵上,與母親相處的日子,自小一下學期進入尾聲,我的生日在暑假,而發生家庭暴力的高峰期多在假日,相處的時間拉長,容易發生爭吵摩擦,所以,小一後,母親幾乎每逢寒暑假便離家,當然也無法替我慶生。

 

對大人來說,或許這沒有什麼,但對一個正需要母愛的孩子來說,這世界正在崩解。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親子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綠玫瑰 的頭像
焦糖綠玫瑰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