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JIMG_7701_TP_V.jpg

我是先懂國字
再反回來接觸注音
難免有一種「已經會寫字,為什麼還要重新學」的排斥感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上了小學之後,最大的障礙,就是走樓梯與學注音了。

 

總是自嘲,學齡前的我,是「不落地」小孩,溫室花朵的極致典範,遇到階梯,都是由大人抱著跨過,家裡跟遊玩的地方,全為有空調跟冷氣的便利空間,於是,到了學校,那短短五個台階,對我來說,竟是有如攀山越嶺的障礙。

 

記得某一次上課鐘聲響起後,我跑向教室,卻停在階梯前,不知道怎麼上去,「該哪一隻腳先呢?」正在思考的當下,有位同班的男同學,說:「妳不敢走樓梯嗎?我牽妳,趕快!」伸出右手就把我往上拉著跑,在小小的溫室公主心目中,這根本是英雄之舉(笑)。

 

在學習上,最大的障礙是「學注音」,因為我是先懂國字,再反回來接觸注音,難免有一種「已經會寫字,為什麼還要重新學」的排斥感,一切砍掉重來,總是比較辛苦,所以,吃過苦頭的我,不樂見現在部份幼兒園先學寫字的教育方式,認為之後在小學課程銜接上,會有段時間特別吃力。

 

除此之外,小一的校園生活,還有一項令我記憶深刻。

 

那時,母親被父親命令,要陪著我一起上學,她推著剛出生沒多久的妹妹,亦步亦趨地跟著我,雖然其他同學也有父母陪伴,但母親好像陪太久了,老師出面請她回去,「安心把孩子交給我們」,母親才說出她不能回家的隱情:「先生會打我!」同情之餘,老師只好請她到附近走走,免得打擾教學互動。

 

於是,有一段時間,我每節下課都看到母親遠遠推著娃娃車過來,或是行經走廊往洗手間如廁的時候,看到母親在川堂福利社跟老闆娘聊天,「媽媽,好像無所不在」這樣的模式,非但沒有給我安全感,反而令人感到有些尷尬。

 

更難堪的是,某天,好像是學校提早放學吧,母親帶著我們回家,一開門就撞見父親與他的外遇對象,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怕小孩分離焦慮,所以讓另一半留守校園」,根本是藉此偷情的理由。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綠玫瑰 的頭像
焦糖綠玫瑰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