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midoriIMGL2130_TP_V.jpg

沒生養過孩子的人可能不知道
家長每日把孩子送托、送幼兒園,就像是一場賭局!
賭孩子安全、賭相關人員盡責
「我只能相信保母、只能相信老師。」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在台灣,嬰幼兒因為沒有投票權,在這個選舉狂熱的社會裡,幾乎沒有民意代表、政府機關或掌權官員,真正長期關注母嬰親善、幼童安全等等議題,都只是在選舉的時候,搭個順風車,選後就忘了!

 

古人說:「文以載道」,指「寫文章來改變社會、端正風氣」,我,焦糖綠玫瑰是個不婚單親媽媽,有著異於常人的觀察力與細膩,很多狗屁倒灶的破事,經我提醒才被爆出來,我沒權沒勢,但手握一支筆。

 

您知道嗎?政府對每天接送幼童上下學的「幼兒園娃娃車」之規範與限制少得可憐!您知道嗎?少數幼兒園的老師會對新人傳授「如何體罰孩子,卻不讓家長發現!」您知道嗎?違規超收寶寶的保母,就算60歲以上、帶5個寶寶,被檢舉屬實後,依然不會吊銷執照。(編按:撰文前已經詢問包括幼教業者、招生主任、現任幼教老師的匿名分享,我不只是全部的幼兒園與幼教老師,請勿斷章取義!)

 

沒生養過孩子的人可能不知道,家長每日把孩子送托、送幼兒園,就像是一場賭局!賭孩子安全、賭相關人員盡責,「我只能相信保母、只能相信老師。」希望孩子聽話、希望老師心情好、希望業者善待員工,台灣的家長僅能以這樣的心態,跟如此不受關注的幼童托育環境對賭。

 

因為單方薪水不足以支付全家生活開支,所以孩子必須托人照顧,講好聽點是去學習、去融入團體生活,可是我們心底都藏著一段心聲:「這麼小能學什麼?只是希望有人能妥善照顧,讓我可以放心把孩子放在那,好好上班賺奶粉錢而已。」

 

門關起來,什麼都不知道,只能靠「信任」,然而,這社會不文明到只能靠最原始的信任嗎?

 

幼教人員很辛苦,薪水低、雜事又多,能持續教學多年的老師,全憑熱忱!但,相對於家長來說,我們寧願把費用提高,讓老師、保育員收到合理的薪水,而不是繳了費,錢用到哪裡不知道?只看到園方省薪資、省修繕、省設備。

 

(大家都是出來討生活的,但做幼兒事業,能不能請多些良心?)

 

保母也一樣!我女兒換到第4任保母才定下來,第一任系統保母是新手,說自己聽到孩子哭聲會焦慮,帶了兩週說憂鬱症發作,不帶了!第二任無照保母倒是很有愛心,連我一起照顧,只是後來搬家,不得不退托。

 

第三任60多歲系統保母,給過敏食物、給辣炸雞排,讓孩子每天穿其他小孩的衣服,種種不能理解的行為,都叫我不要太計較!直到女兒眼皮與臉上出現大塊瘀青,才發現她偷偷超收到5個,檢舉後,還冒我名義簽切結書,主管機關知情卻讓她繼續托育。

 

(嘿,還讓她繼續托育,不知道誰家的小孩正在她手上?!)

 

每當虐嬰、虐童的事件被爆出來,從總統到最基層的社會局窗口,都只會表達惋惜,稱「孩子是國家未來的棟樑,我們一定要重視!」口號喊完,然後呢?官員根本不痛不癢,因為他的孩子沒人敢動,所以完全不用擔憂,這,何來同理心可言?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綠玫瑰 的頭像
焦糖綠玫瑰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