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10961.JPG

父親帶給我們的絕對不僅僅是暴力陰影
他清醒的時候,完全稱得上是模範父親
而我的身上承襲他的幽默與浪漫主義!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很多人說我勇敢,但大家不知道的是那些猶豫不決的過去。

 

我的父親跟刻板印象中的家庭暴力加害者不同,他的暴力不會因為酒精而觸發,所以,當情緒穩定的時候,我們認為他是全天下最好的爸爸,不但大力栽培小孩,從小各種富養、滿足物質慾望,讓我們衣食無缺,從來不曾為錢發愁。

 

舉例來說,我小一的時候,就有自己的錢包,裡面每天固定放入一張百元鈔票,餓了就去福利社買吃的買喝的,父親不會多過問,說得狂一點,離家前,我不知道什麼叫缺錢。

 

父親學識淵博,做起事、談起話來,總帶有一絲孩子氣的風趣,在我還沒上小學前,他在南陽街開升大學補習班,晚上下課回來,常常接了我就去環亞飯店、圓山飯店吃宵夜,後來進了獅子會,更老把我帶在他身邊,參加各種社交活動,擴展我的人際與視野。

 

我知道,父親帶給我們的絕對不僅僅是暴力陰影,他清醒的時候,完全稱得上是模範父親,而我的身上承襲他的幽默與浪漫主義!所以,從第一次被打,到24歲決斷離開,中間就算受了重傷,我們也因為曉得父親的好,而來來回回、猶豫不決。

 

正因為如此,家庭暴力是最難被發現,而且最不好處理的,動手的是你的親人、你的婚約對象,因為曾經有愛、因為朝夕相處,所以最難判斷、最難下決定,而且,特別容易原諒,特別容易寄予期望。

 

我不是第一次被打就離開的!

 

父親長期灌輸我們:「如果有天爸爸走了,妳們兩個這麼不獨立,怎麼辦?」他不准我們存錢,怕我們有了錢就逃走,他讓我們對外界心生畏懼,好把女兒繼續囚禁在他的城堡裡。為何他如此自卑?我不曉得!我只知道,若是再因為他的自顧自憐而裹足不前,最後拖垮的不僅是父親的人生,還有我的。

 

自從我離開家裡,慢慢體會到這世界跟父親說的不一樣,「原來我可以獨自過生活,能夠工作賺錢!」在父親的高壓統治下,我跟妹妹以為自己沒有獨立的能力,沒發現長期在單親的潛移默化訓練中,我們早比其他同齡人懂得整理環境、處理生活大小事,這說來可笑,卻是24歲時的真實心聲。

 

當我離開越久,越確信自己的茁壯!

 

父親已經70幾歲,常有人問:「妳爸已經老了,他打不動妳了,為什麼不給彼此一個機會?」通常會這樣解讀的,絕對不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笑)。

 

暴力,不僅限肢體,言語暴力、精神暴力、冷暴力、親情勒索,這些都是暴力!對人的精神與健康都是有損害的,是!父親可能打不動我了,但他長期高壓控制我們,難道不會留下恐懼的後遺症?這不能用「打不打得動」簡單概括,這是「為什麼我還得去承受這種精神暴力」的問題。

 

那些人主張我們沒有痊癒,還困在過去的陰影,他們主觀的評判,說我們「擔心再見面父親會動手,所以不敢連絡。」我對這種言論嗤之以鼻!強迫受害者原諒加害人,演出歡樂和解大結局,因為「你們終究是一家人」,多麼偉大且顯而立見的親情勒索呢?

 

我明白,這已經是最好的復元方式。

 

回首以往,我推斷父親有嚴重的精神疾病,無法控制自己的施暴行為,他已經70幾歲了,還能盼望他能被治療什麼?我選擇釋懷,在心裡面理解他、原諒他,但父親瞬間的變臉,是永遠不該再承擔的風險,縱使故事仍在繼續,可我早下決定:堅決離別,此生不再見!

 

延伸閱讀>焦糖綠玫瑰走過創傷的家暴史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綠玫瑰 的頭像
焦糖綠玫瑰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