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10953.JPG

住在別人家
總是有種綁手綁腳、寄人籬下的感覺
面對經濟來源,我跟妹妹也實在害怕,無法兼顧學業與開銷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中途之家的安置是有期限的,不知道現在的規定如何,但我當時只能待半個月,其他的受暴婦女也是如此,兩個禮拜當中,我們要上學、求職、找房子,沒有人幫忙或輔導,回頭想想,這樣沒有配套的制度,還真是挺刺激,也難怪包括我們,不少人被迫回到暴力家庭,多次來來去去。

 

那陣子,去了幾次中途之家,一位社工認為我和妹妹受暴的時間間距太短,所以詢問我,要不要去「寄養家庭」?當時的我,不太了解寄養家庭是什麼意思,只要不用回家面對大魔王,去哪?都好。

 

那天晚上,在社工的安排下,一位從幼稚園園長退休的阿姨,將我們從中途之家帶出,她開著車,一路跟我們講解家裡的環境與規則,中途她發現妹妹有些感冒,還急忙帶著妹妹去診所看病。

 

園長的家,坐落一座老公寓的一樓,這房子空間不小,但大多時間都是她與其他被收容的孩子在住,她有個正服兵役的兒子,偶爾會回來看看媽媽,收容的部份,除了我跟妹妹,還有4個小小孩,其中有一對小姊妹,不但被媽媽施暴,還受爸爸性侵,完全無家可歸。

 

住在別人家,總是有種綁手綁腳、寄人籬下的感覺,面對經濟來源,我跟妹妹也實在害怕,無法兼顧學業與開銷,此時,父親請人來說情,表示:「可憐這個老爸爸,我每天都在擔心,妳們在外面,發生什麼事情怎麼辦?還是家裡好!好好安心把學業完成,如果妳們願意回家,我可以搬出去住!絕對不會妨礙妳們!」

 

我們不是不愛父親,而是實在受不了他陰晴不定的脾氣,卻不知道父親擅長用這樣的手法攏絡人心,他透過第三人邀約我和妹妹吃飯,席間呼喚「我們三個人一家!」各種親情攻勢,搞得這場Buffet邊吃邊哭,對父親又愛又恨的姊妹倆,再度放下心防、相信了

 

「爸爸這次會改的。」

 

延伸閱讀>焦糖綠玫瑰走過創傷的家暴史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綠玫瑰 的頭像
焦糖綠玫瑰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