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IMGL5206_TP_V.jpg

父親當初開車載母親去陽明山
向她求婚的台詞是:「妳不嫁給我,我就把妳推下去!」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母親很美,是那種將照片拿出來,立刻懾服眾人的美,但從小家裡環境不好,讓她個性膽小又自卑,碰上父親以後,更是完全被暴力所控制,雖然痛苦,卻又不敢反抗,這可悲的懼怕、鬼打牆到了什麼程度呢?父親當初開車載母親去陽明山,向她求婚的台詞是:「妳不嫁給我,我就把妳推下去!」

 

因為家境清貧,母親身為長女,很早就出來工作,當時她在松江路上的佳佳保齡球館擔任記分員,年輕貌美、身材苗條,受到很多名流人士的追求,還有人找她當歌星、拍電影(老天,還好沒有!她的歌聲太隨性啦!)父親也是其中一位仰慕者,而,補教名師的光環,對於沒唸幾年書的母親,自然特別有種吸引力。

 

母親從訂婚前就被打,我問過她為什麼不分手?她急著反駁:「有啊,分不掉啊,分手就來鬧我家裡,每天鬧誰受得了?」當時她相信順著父親的意,就不會被「殺光全家」,沒想到竟是造就另一個悲劇的開端。(請見:https://goo.gl/hdRDrg

 

從復興中學畢業的那年暑假,我們搬去與奶奶、同父異母的大哥同住,升上高中後,我適應不良,父親也認為當時的學校,與他心中首選的北一女相差甚遠,商量過後決定休學重考,我到公館華興補習班當起國四生。

 

一直以來,我們在父親的監控下不能隨意出門,當年又流行透過紀念冊打電話交朋友,就這樣認識了大我兩屆的國中學長,一開始我只是找他聊天,順便問另一個學長的近況(好吧,其實那「另一個」,才是我喜歡的陰柔類型),但樂天活潑的學長,適時分擔掉許多我當下的恐懼。

 

「再也不是一個人了!」我以為。

 

一個16歲,一個18歲,我們曖昧半年,甚至重考後,我選擇進入他所就讀的學校,再次當他的學妹中間歷經很多過程,包括自卑的謊言、初戀的不信任、父親的暴力相向,讓這段青澀的戀情,成為我跟他心中一道陰影。

 

寒流的那天早上,我到超商門口打公共電話給他,那時候我們已經好幾天沒聯絡,應答那頭冷冷的問:「幹嘛?」已經沒地方去的我,勉強拉下自尊:「昨晚又被打了,實在沒地方去,我可以帶妹妹去你家嗎?」「不行!」隨即掛上電話。

 

看著妹妹,我像隻無頭蒼蠅,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父親的封閉,讓親朋好友都不敢接近,出了事,一個幫忙的人都沒有,想起交往時,學長的表姊對我關心有加,便厚著臉皮打過去,還好她願意幫忙,要我趕快前往會合。

 

見面後,我們商量一會兒,認為應該要先去報案,於是到了忠孝東路上、靠近善導寺的派出所,警察在受理筆錄的時候,問有沒有親戚可以聯絡,看我們一臉茫然的樣子,便說「因為妳們未成年,一定要有親屬,才能替妳們安置啦!」於是給了母親的手機號碼。

 

母親過來以後,已經是晚上八點了,警察要求她,把兩個女兒先帶回她家,「社工都下班了,要處理也是明天!」她不肯,說明天還要上班,而且「她爸爸會追過來,到時候又是我倒楣!」警察有點火大,說:「妳當人家媽媽,小孩被打成這樣,怎麼可以不負責任?」

 

此時,母親一臉精神衰弱地跟我說:「妳知道妳爸那個樣子多嚇人,媽媽沒有辦法帶妳們回去,妳爸會來找麻煩,大家就一起死了!」我強忍著眼眶中的淚水,聽著她繼續說,「這邊有兩張券,妳帶著妹妹到這邊洗澡、睡覺,那邊可以過夜!」

 

那兩張紙,是三溫暖過夜券。

 

一直以為,在看不見我與妹妹的時候,母親是心痛且擔憂的,沒想到,當她面對兩個女兒,竟然是「我有什麼辦法?妳爸這麼可怕,別來找我麻煩!」我控不住情緒,對母親大吼「別只想到妳自己,我們也不想被妳跟爸生下來啊!

 

學長的表姊見狀,出來打圓場,跟母親約定好,先將我們帶去她家住一晚,明天再來報案,母親鬆了一口氣,便趕緊離開派出所。

 

從此,十幾年間,我不曾跟母親連絡。

 

延伸閱讀>焦糖綠玫瑰走過創傷的家暴史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