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JS_ookinasankakujyougi_TP_V.jpg

我多希望有人路過
聽到咆哮與碰撞聲
能夠來救我啊?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只要開了頭,家庭暴力就不會停止。

 

學生時期的我,是個文科超強,數理卻完全不行的人,舉個實證,當年高中台北聯招,作文滿分是50分,我拿46分,數學滿分120分,在下瞎猜得20分,更別說其他理科小夥伴了,要湊滿3科,才能勉強搆到100,一整片的滿江紅啊!(笑)

現在講起來當然是好笑,但那時候在校是差一分打一下,回家又繼續被揍,身心靈飽受折磨,根本是人間煉獄!父親對我的學業成績十分重視,他永遠只看壞的那面,總說自己是補教天王,為何有這麼不會讀書的孩子?

 

於是,他心情不好,打!

我考得不好,打!

 

除了打以外,父親不喜歡我們與外界互動,所以安排到府家教,補數學跟英文,我的天份不在這裡,每次補到灰心喪志,乾脆偷偷拉著老師聊天,老師們分享自己在大學裡多采多姿的生活,反而成為我日後人生的重要養份。

 

可惜,這些我唯一能窺探外面世界的小確幸,被父親發現了。

 

某天,我拿著考差的試卷要給父親簽名,他看了卷子後怒火中燒,整個臉跟皮膚都脹紅起來,眼睛睜大地看著我,有如漫威世界裡的浩克,一憤怒起來就喪失理智、控制不了。

 

父親的拳頭重重地捶向我,一記又一記。

 

當時他已經把補習班收掉,家裡改在安和路一段的巷子內經營珠寶玉石,我多希望有人路過,聽到咆哮與碰撞聲,能夠來救我啊?可惜沒有!面對父親的拳頭與腳踢,我雖然痛,但心裡仍想著「快把我打死吧,這樣我就不用再忍受了!天啊,我怎麼還沒死呀?」

 

父親打人有「中場休息」,正當他打累的時候,家教老師推開店門來上課,她走進待客區,看到我一頭亂髮、臉上紅腫、衣服被瘋扯的樣子,嚇呆了直問:「發生什麼事?」父親並不因此恢復正常,反而威脅老師:「我請妳來,是來替她補習的,妳們給我偷聊天?!不把她數學教好,下次我連妳一起打!」

 

沒多久,家教請辭,不敢再來了。

 

在那個「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老舊觀念下,明明可以往文學發展的孩子,硬是被逼迫扭轉,分心、分時間去填補那個不適合自己的大黑洞,到最後,回憶以往,我的人生有因為數理不好而一敗塗地嗎?沒有的!完全沒有的!

 

大家眼中看到很辛苦的我,完完全全是歸咎在原生家庭的失控,父親這種以暴力脅迫成績的作法,不叫均衡發展,這叫自欺欺人。

 

延伸閱讀>焦糖綠玫瑰走過創傷的家暴史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