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65981_10210373538392401_4858425295485387702_n.jpg

為了發洩自身情緒,或爭取私人利益
使用暴力脅迫、騷擾恐嚇等方式
侵害其他關係家人,我稱為「恐怖親屬(危險親屬)」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社會上老在討論恐怖情人,卻鮮少人關注「恐怖親屬」!他們用騷擾、暴力等方式,侵害身邊最貼近的家人,讓其感到害怕而讓步,以滿足自身利益或人格上的缺陷,這些案例常見於婚姻與親子關係,受害者卻往往因為「家醜不外揚」的傳統觀念,選擇隱忍不發,這在家族中發酵的負面效應,其實更長遠、更難撫平!

 

為了發洩自身情緒,或爭取私人利益,使用暴力脅迫、騷擾恐嚇等方式,侵害其他關係家人,我稱為「恐怖親屬(危險親屬)」,很不幸地,在下原生家庭裡就有一位。

 

那年的冬天,我從家裡逃了出來,這是數不清第幾次的逃亡,只知道,就算死在外面,也不能再回到那個充滿暴力、憤恨、負面、脅迫的恐怖地獄了。

 

為了不被發現,我只帶上自己所有的證件及數千元存款,向前一晚因為不願配合當人頭來貸款,而準備對我動粗的父親告別,「我要去學校了!」滿臉怒氣、緊抿著嘴唇的他,坐在沙發上瞪著電視新聞,對我的告別只發出了一個低沉的「嗯!」

 

依照經驗法則,這個「嗯」是大爆發前的示警,我匆匆忙忙開了門就衝下樓。

 

父親當時還不知道,從那天起,這個家只剩他一個人,其他的家人,都因為他長年暴力失控,早已一個個逃離家裡,我容易心軟,獨自冒著風險撐過一年,我已經怕太久了,沒有打算再這樣怕下去!

 

出來的第一晚,我非常沮喪,住在旅館裡面,根本不知道下一步往哪走,當時一個親近的朋友,跟我聊了整晚,才勉強把情緒穩住。隔天,打電話向外宿的同學求助,她們知道我家裡的狀況,早說過有事可以找她們,幸運的是,這位女同學一口答應,讓我住進她租的小房間。

 

當時已經是歲末年終,大家正準備過年,天氣很冷,我睡在老房子的磨石地板上,心靈上卻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靜。

 

那幾天,同學到哪都把我帶上,要我先休息,不要多想。我們選的課不見得一樣,她留了一把鑰匙給我,當她去上課的時候,我就在房間內用電腦找工作,這樣患難見真情的友誼,實在珍貴不已。


她是我離開地獄的一個貴人。

 

延伸閱讀>焦糖綠玫瑰走過創傷的家暴史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綠玫瑰 的頭像
焦糖綠玫瑰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