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9A355815032137nakuyo2_TP_V.jpg

活在如此封閉的家庭
這下意外開啟了我與他人交談的機會
除了每週排約一次,只要家裡有狀況,隔天我一定主動去敲輔導室的門。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20幾年前,在我就讀的小學裡面,輔導室設立了信箱,這個信箱被掛在一樓川堂的走廊上,歡迎孩子們用匿名方式,將心事分享給輔導老師,輔導老師會趁工作空檔,用工整的硬筆字回覆學生的信件,那是我用書寫與他人交流的開始。

 

父親當時還沒有開始打我,但家中的氣氛已經低迷到不行,加上嚴格的交友管控,讓才10歲左右的我,與同學也難深入往來,這個信箱引起了我的好奇,有人願意無條件地聽我分享心事,還可以匿名收信,只要到回信集中櫃,找尋自己化名的信封就可以了。

 

第一次寫信過去,大概是在小三的時候,我在信中告訴未曾見過的老師,媽媽被爸爸打跑了,爸爸的外遇對象(是的,我小三就會用這個詞)跟我搶副駕駛座,我很生氣又很想念媽媽,不知道怎麼辦?

 

過了幾天,我發現自己被回覆了,攤開老師夾雜注音解釋的信件,詳細內容已經記不得,大致上就是一些「要加油喔!」的正能量,但,整封信最吸引我的是,老師希望能直接面談聊聊,歡迎我到輔導室約時間!

 

活在如此封閉的家庭,這下意外開啟了我與他人交談的機會,除了每週排約一次,只要家裡有狀況,隔天我一定主動去敲輔導室的門,這些老師比導師更了解我家的情形,雖然他們也會轉述紀錄給導師,但我對導師的信任度就沒那麼高。

 

接著,上中學、上大學,同齡的同學無法理解這種奇聞異事,一路上我都用這種方式,去抒發情緒跟困難,但奇怪的是,或許時空背景的障礙,當時惡意揍老婆、打孩子,似乎是非常不被重視的個人行為,所以我不曾被學校通報成高風險家庭,都是自己去警局報案,才被社會局安置的

 

然而,碰到這種事情,最令我氣餒的是「被質疑」,被不知道實情卻妄自批評的人攻擊,還好,我不曾被導師或輔導室說過什麼風涼話,因為他們看到的我,是受傷的,內外皆是。

 

延伸閱讀>焦糖綠玫瑰走過創傷的家暴史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