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DSC_0057_TP_V.jpg

那時我最多小學三年級吧
每天身邊的人來來去去
複雜的環境訓練我冷漠以對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由於母親那時太常離家,總是沒幾天又看到她心軟回來,所以起初,我並沒有什麼失去媽媽的感覺,只發現家裡越來越冷清,連妹妹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小三、父親的外遇對象,開始來家裡走動,我年紀雖小,但知道他們的關係,只是裝傻不說破。

 

某天深夜,父親回來後,爺爺似乎有話要說,叫我趕快回房睡覺。沒想到,隔天醒來,連爺爺都不見了!長大後才知道,原來爺爺看到小三,光明正大地登堂入室,為了勸誡父親,被父親打了一頓,趕緊逃往大伯家。

 

那時我最多小學三年級吧,每天身邊的人來來去去,複雜的環境訓練我冷漠以對,爺爺離開後,妹妹又出現在家裡,原來是母親將她帶走,發現開銷太大又退回來。

 

而跟爺爺不睦、分居多年的奶奶,每天從敦化南路坐計程車來石牌幫忙,替我們打掃家裡、煮飯,但不是為了兩個孫女,而是她最寵愛的四男:我父親,所以常常對我們言語暴力,說我跟妹妹是掃把星、害父親倒楣的髒東西。

 

我已經忘了第一次被打的時間點,但推測應該是國中一年級、爺爺因病去世以後。

 

國二,不記得是上學期還是下學期,開學的頭幾天,學校發下防範家庭暴力的宣傳小卡,上面寫著一個電話號碼,告訴學生「碰到暴力,趕快打電話求助!」很不幸地,我大概不到三天就用上了。

 

上午八點,我搭公車到師大分部,那是一個父親絕對不會出現的地方,用公共電話打給導師,告訴她:「老師,我昨晚被打了,今天不會去學校,要打那個電話給社會局。」自從我第一次被父親痛毆,就主動找導師傾訴,所以她是知道的。

 

延伸閱讀>焦糖綠玫瑰走過創傷的家暴史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