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86_ninpusan_TP_V.jpg

當驗孕棒出現了第二條線
妳的瞬間直覺是狂喜還是驚恐呢?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當驗孕棒出現了第二條線,妳的瞬間直覺是狂喜還是驚恐呢?

 

在現今環境中,同居試婚、未婚懷孕已經不是什麼禁忌話題,反而隨著風氣的改變,「同居」成為婚姻先修班,「先孕」則是一種順水推舟、促成情侶雙方做出決定的一個契機。

 

然而,不是每段戀情都有美好的歷程,有些女孩發現自己懷孕的第一個想法是:「完蛋了!」相較於男方,女孩會受到更多的道德指責,像是未深入了解就斷定她們私生活不檢點,或是拿各種理由,擅自替她們決定是否要留下肚裡的孩子。

 

4年前,我的女兒DAHLIA,透過驗孕棒上的第二條線來跟我打招呼,「嘿~媽我來了!」

 

那時候,我31歲,有位交往近7年、看似感情穩定的男友,因為我多囊性卵巢的婦科疾病,加上早有結婚打算,所以我們一直沒避孕,認定「有了就結婚」,卻從未傳出喜訊。

 

但,緣分真的很奇妙,成年女性都知道月經延遲去看婦科,婦科一定會讓妳先驗孕,我想,既然如此就先在家裡驗吧,沒想到這一驗,立馬從婦科變產科!書桌上那張前2個月去做的無排卵檢查報告,似乎正在嘲笑著我:「Surprise

 

不得不承認,雖然已經有穩定交往的男友,但我在當下還是不免說了一字髒話(消音),以表示我的驚嚇與焦慮,明明是已經期待多年的寶寶,卻讓我感到深深的恐懼。

 

我開始哭、開始慌張,我跟男友交往多年卻無法步入禮堂,其實跟兩人個性與家庭大有關係,男友軟弱怕事,我被逼著強勢,他家裡又大男人主義,一想到要面對這些事情,還有經濟上的壓力,我很擔心不能給孩子好的環境與教育。

 

當時,有個姊姊知道我男友的性情,曾建議「趁還沒有心跳的時候,趕快拿掉!」說真的,我整個孕期也因為男友的軟弱、抽離、無擔當而多次痛哭,考慮拿掉小孩,但神奇的是,每當我想放棄孩子,總會有些現象發生。

 

懷孕大約3個月時,有一天下午,我在男友租的套房哭到睡著,看到一個約3秒的畫面,那是一位被粉色大毛巾包著,閉著眼睛在對我甜笑的新生兒,在此之前,我不知道什麼是包巾,也不曉得新生兒會水腫、充血,滿腦子以為小孩生下來就跟海報一樣眼睛大大、皮膚白白。

 

驚奇的是,女兒出生後,竟跟這個瞬間消失的寶寶長得一樣。

 

4個月,我又陷入低潮,那次產檢,醫師突然將超音波切換到大螢幕畫面,看見胎兒就像蝦子游泳一樣,在羊水內拼命揮舞著手腳,孕婦的多愁善感馬上湧出來:「你是在說『媽媽我在這,妳別不要我』嗎?」

 

「墮胎」的想法,在我孕中至少出現過百次以上,如今,女兒已經3歲半,我跟孩子的爸爸雖然真的分開了,但我自她出生以後,從未有過後悔的念頭!可是,我並不能因此去否定那些選擇墮胎的女孩。

 

一般談到墮胎,會出現以下言論:

 

1那是一個小生命,你殺了自己的孩子。

2墮胎很傷母體。

3生下來送養比直接墮胎好。

4不想要小孩,當初為什麼不戴套?

 

但,除了少部份只想要享樂的例子以外,很多女孩是被迫做了那樣的選擇,她們害怕自己不能給寶寶好的環境、讓孩子受苦,她們擔心孩子長大後會抱怨「為何將我生下來!」況且,看到了辛苦懷胎近40週誕下的骨肉,又豈是「送養」就可以釋懷?

 

這些生活不順、無人支援的焦慮孕婦,面臨這種選項都不太好的選擇題,已經夠讓她們感到難堪了,我們這些外人,怎能以情緒恐嚇的言論來批判她們?在這些指責的聲浪裡,誰又可以替她們擔起孩子生下後的一切責任呢?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綠玫瑰 的頭像
焦糖綠玫瑰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