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有五個家庭不用被毀滅,
原本我們搭捷運不用害怕過長的站距。

 

我知道,按照新聞的熱潮來說,現在談鄭捷已經退燒了,就當我用撥接上網吧,鄭捷的事情不能遺忘,他是一個被疏於關心的孩子,存在於皮笑肉不笑的童年,一連串的冷漠,由外界傳到了內在,最後,製造出脫離現實的殺人機器,而且是沒有仇恨連結的「無差別殺人(隨機殺人)」。

 

歡迎加入焦糖綠玫瑰粉絲團
育兒對策.美食美妝.旅遊生活.音樂藝術

b26c47caedfa015093f546ea7db17b8d

 

鄭捷死了,死有餘辜。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事情發生的時候,他的父母便神隱不出面,連夜搬家、處理房產,引來不願意賠償受害家屬的「脫產」輿論,也不見他們出來澄清,一心一意告訴社會大眾「我們對這個孩子徹底死心,我們不認這個兒子!」甚至槍決的運送、放置到火化過程,也是由鄭父簽署一紙草草委託,全權授權給殯葬業者處理。

 

 

我們該恨鄭捷的,他是這樣的殘忍,隨機殺害與他沒有過節的路人,造成我們再也不敢在大眾交通工具上打個盹、還隨時查看自己包包內有什麼防身工具,碰到像是「龍山寺到江子翠」或「古亭往頂溪」這樣較長的站距,總是多了幾分警戒之心。

 

但,為什麼聽到他伏法,我們竟然會有那麼一點點、說不太出來的不捨?

 

現代的社會晚婚,學業完成的年齡也往後延,古早時候,像我這樣的歲數,應該已經有孫女了,依照這樣的角度來看,民法規定20歲為成年,似乎也該稍微往後延?!

 

雖然鄭捷已經成年,但他還是個大學生(上過法庭的人會知道學生身分比較容易搏取法官同情。)他自述從小在課業上被給予強大壓力,但除了分數以外,家人對他所喜歡的事物從未給予支持,他很小就定義自己是個「沒有未來的人」,他不交女朋友、不讓自己那份「愛的本能」被觸發,所以,寄情於網路世界的殺戮。

 

鄭捷是個病態,分不清楚現實與網路差異的殺人魔,但在這件事情上面,我看到他的家庭真的很冷漠,冷到最後一程,直接火化入塔、不沾己手,彷彿這孩子與他們毫無關係。

 

在他人生的最後一段路,家屬仍選擇逃避與他切割。

 

 

身為一個獨自拉拔女兒的媽媽,教育上最難拿捏的是「黑白臉都是我」,也因為擔心疏於管教、造成社會問題,通常黑臉的時間比較多。有時候會假設著女兒長大學壞,那我一定是暴怒、冷戰那種,但就算我女兒再怎麼逆天,我再怎麼對她生氣,像鄭捷父母那樣冷漠的狀況,我還真倣傚不來。

 

站在母親的立場,鄭捷這孩子真的很可憐,而可憐造成他的可恨,可恨又造成社會的不安,我們現在都為人父母,鄭捷的例子,是否也讓我們反思對孩子的愛呢?多抱抱孩子,讓他們清楚知道你愛他,無條件的愛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