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11.jpg

好加在,DAHLIA是女孩,而且是很強悍的女性
所以當她從故事機聽到,各種生兒子才是喜事的寓言
難免覺得很奇怪
...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最近女兒DAHLIA從故事機裡,聽到了一個我很不想承認,但多多少少持續在世界各地運行的陋習,她問我:「以前的人,是不是都比較喜歡生男生啊?」我點點頭,回她:「對!」並跟她解釋,為何在農業社會,或需要付出大量勞力的地方,對「生男生」這麼重視。

 

「以前的人啊,大都以種田、捕魚等粗重的工作為業,相較於男生,女生比較沒那麼有力氣,所以『生兒子』對他們來說,就是補充工作人力,現代能賺錢的行業變多了,不是一定得靠男生的力氣,才能賺取收入,但長期的刻板印象已經存在,這就叫『重男輕女』:重視男性,輕視女性。」

 

我跟女兒補充:「詭異的是,通常帶頭重男輕女的人,本身就是女性!由年長女性將偏見傳承給下一代,並對這種行為,冠上「傳統」一詞,以合理化家族對性別的歧視。

 

在重複惡性循環下,這種行為反而養成部分男性,認為自己有雄性生殖器,就是天生優勢,他們成天只顧享樂、敷衍塞責,不承擔所謂「重男輕女」最初的概念:「因為你是天生比女性有力的男人,所以要照顧一家老小、扛起養家重責,再辛苦也不能抱怨,這是身為男人的天職。」

 

而我們家特別不一樣,從我父親開始就是「重女輕男」。

 

父親年輕時有過短命婚,當時他20歲出頭拼事業,每週北、中、南巡迴全台教書,前妻留下的2個孩子,都是我爺爺奶奶照顧,他對我兩個哥哥,其實只有付錢的責任感,沒有太多的親情投射,更別說是教養互動了。

 

事隔多年後,他在快40歲的時候,與我母親再婚,當時他已經在南陽街戰區開補習班了,事業有一定基礎,生下我之後,除了情緒不好,打老婆給我看以外,對女兒可說是百般寵愛,下課再晚,都會回敦化南路的家,載我出去遛達。

 

所以小時候,我從來不曾感受什麼叫「重男輕女」,因為我就是世界的中心(笑)!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排行是老三,父親直接跳過2位沒有長期相處的兒子,永遠對外稱我是老大、我妹老二,他常說:「別人說要有兒子才好,我說我們家有兩個女兒子!」完全忽略哥哥們的存在。

 

於是,當遇上DAHLIA的爸爸時,我真的很難接受,他們家超級重男輕女的觀念,我不禁常常想著:「為什麼我能力比你好,卻要受到你爸媽這樣的羞辱?」有人知道這些往事後提醒我,DAHLIA爸爸那邊的長輩,之所以對我們不聞不問,是因為DA是女孩。

 

朋友:「如果是男孩,就會來跟妳搶了!」我:「哦,雖然我不能理解這種觀念,但按照他們家過去的言論,也是有可能。」好加在,DAHLIA是女孩,而且是很強悍的女性,所以當她從故事機聽到,各種生兒子才是喜事的寓言,難免覺得很奇怪...「怎麼跟我身處的環境不一樣?」

 

來,從不迷韓國的我,因為莫名看了好笑的韓國綜藝節目,而開始關注一些偶像,DA在旁邊看了,說:「哦,我也好想去韓國生活哦!我想看Super Junior的厲旭唱歌!(笑)」我直接澆她冷水:「別鬧了,不要看韓國表面很先進,他們重男輕女跟酸民文化超級嚴重!什麼事情都可以亂批評,妳一定受不了的!」

 

對照先前傳出南韓黑粉,指責該國奧運射箭金牌選手安山「身為女性不該剪短髮」的風波,我突然驚覺,台灣在這議題走得好前面,我們的想法比鄰國開放太多了,而且也勇於糾正他人過時的偏見與歧視!

 

其實,孩子好不好,跟性別沒有關係,所謂的「好」,是要等他們長大,我們才會感受到的,當我們老了,誰真正關心雙親,就算身在遠處,也會常常問候,那就是最好的!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網路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