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30110.JPG

我認為這是正向行為
讓孩子學習照顧比自己弱勢的同學,是書本上學不到的寶物
可日子一久,這些對話內容慢慢走調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請問綠玫瑰,我小孩班上有個會打人、無法控制情緒的同學,已經嚴重影響小孩上課,老師也用盡方法,但家長不願配合,我跟女兒說『他不是故意的!』不過女兒堅持這同學故意打人、故意吵人,這該怎麼教育孩子呢?」這封信讓我想起DAHLIA在學校的遭遇,適度引導是好的,不過「同理心要有界線」。

 

DAHLIA的班上有幾位過動、腦性麻痺的孩子,我總叮嚀DAHLIA,對待同學要一視同仁,畢竟我們家也是背負單親標籤過日子,很懂那些莫名其妙的歧視與誤解,DAHLIA跟我一樣熱情,常回家跟我分享,說自己幫同學做了什麼,同學很黏著她。

 

剛開始,我認為這是正向行為,讓孩子學習照顧比自己弱勢的同學,是書本上學不到的寶物,可日子一久,這些對話內容慢慢走調。

 

以班上一位腦麻的女同學XX為例,她智能發育遲緩,但在家受寵,身型比其他孩子高大,每當她搶玩具或做出攻擊行為時,同學去告狀,得到的回應總是「沒關係,XX還小,我們要原諒她!」久了,孩子們都認定,不管XX做了什麼,都得自己釋懷:「反正,老師只會說XX沒關係~」

 

一開始,我也這樣引導的,可是,當女兒實際碰過三件事後,我真的忍不住,去找老師訴苦了。

 

首先,在校外教學的時候,XX同學的阿嬤隨行,我親眼看到另一位女同學正在吃水果,XX同學沒有經過同意,直接且霸道地把整包水果搶走,害得女同學當場傻眼,當時XX同學的阿嬤,不但沒有制止,還在我面前跟女同學說:「這個給XX吃好不好?」女同學還傻在那邊,張口呆呆地說「好」,但水果早被XX整袋拿在手上,這,公平嗎?

 

女兒學校的廁所沒有隔板,某天,女兒正在如廁,不知道為什麼,XX女同學也脫光褲子,直接坐到我女兒腿上,我能理解XX無心,但DAHLIA也是不該承受這種狀況的小小孩啊!

 

DA在學校哭一次,回家又哭一次,因為我總是提醒她,要保護自己的身體,她從嬰兒時期,只要出門,就算包著尿布,外面都會再套一層安全褲,對她來說,自己的大腿被同學赤裸的屁股坐了,她感到被侵犯。

 

DAHLIA不是一個會記仇的孩子,某天,快放學的時候,女兒想幫XX收拾玩具,但XX要繼續玩,一時生氣,就站到我女兒旁邊,用自己「尿尿的地方」夾住女兒的手,DAHLIA回家發火,我問她為什麼不跟老師說?女兒回我:「老師一定會說XX沒關係!」她已經對老師喪失信任了。

 

我們家單親,我不曾因為單親,向其他家長或孩子要求更多的關懷或特權,我也認同,孩子可以在有限度的情況下,包容跟自己不一樣的族群,我也沒有要插手管人家家事跟教育方式,但欺負到我小孩,當媽媽就是該出來處理。

 

我知道,兩邊都是家長,老師夾在中間也很難周全,一般的孩子可以勸戒或處罰,但XX的狀況,連常看讀者案例的我,都不知道怎麼處理。不反映,誰被欺負誰倒楣,說了,又被誤解欺負弱勢,怎樣都不對。

 

在我們體恤慢飛孩子的時候,誰來關心另一群小孩,是否因此受傷或被迫忽視呢?很多事情,在孩子還小的時候,我們可以歸咎於大人,但,倘若大人一直迴避、無視,拖久了,就會變成孩子本身的問題!

 

當然,不管是生理缺陷,還是情緒障礙,天底下沒有爸媽會希望自己的寶貝被排擠,但父母必須了解「我們不能永遠陪伴孩子」,他們終究會面對同儕、面對社會、面對自己,若因為先天無法改變的問題,而特別心疼這個孩子,給予寵愛無上限,將來他們是要怎麼在脫離羽翼下生存?

 

「我不想被人家說自私、沒同情心,但,這該怎麼辦?」原本不想提這些爭議,但經過讀者來信,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唯一為此傷神的媽媽,我回信給她:「如果妳女兒有被對方欺負,請告訴她,同理也要有界線,不管別人生了什麼病,第一要件就是先保護自己!」

 

「裸坐雙腿」發生到現在,對方家長沒有任何一句話、一個道歉,我不能期待別人約束自己的孩子,只能告誡女兒,要跟XX同學保持距離,不管對方有什麼難處,都不是欺負他人的藉口。

 

正因如此,除了疼惜和同理以外,家長要付出更多耐心與專注力,在合理的情況下,用一般的引導方式,帶領這些慢飛的孩子,慢飛有自己的速度,這並不可恥,但父母心中要有一把尺,尊重其他孩子的權利,避免造成過多的困擾與流言。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網路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