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80041.JPG

3年前的我,只能思考如何溫飽
覺得每個月都有收入進來,夠應付開銷就好
年少時期的雄心萬丈,被永遠繳不完的帳單,壓得蕩然無存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不知道職業婦女們有沒有類似的感嘆,有了孩子以後,自己的事業心會稍微被磨損一點,工作、賺錢不再是唯一優先,日子過得去就好,反倒想多騰出時間經營親子關係,偶爾想積極爭取一些額外收入,也是全為孩子打算。

 

講起來或許有點沒出息,但,確實,3年前的我,只能思考如何溫飽,覺得每個月都有收入進來,夠應付開銷就好,年少時期的雄心萬丈,被永遠繳不完的帳單,壓得蕩然無存,在前公司,我不曾想升職,只希望在基層盡力做好,因為,我女兒這麼小、身體又差,哪有時間跟心力當主管。

 

我一直從事文字工作,大學的時候,已經是跑線的娛樂記者,直到被父親逼到為愛走天涯後,我以「焦糖綠玫瑰」為名開始部落客生涯,專攻精品美妝、美食、耳機,意外懷孕後,因為身體一直在出狀況,中間就停了一年養胎沒寫文,生完半年後,201410月,才重拾文字創作,改寫親子育兒。

 

因為與孩子的爸,對於家庭的觀念不合,隔年3月,我帶女兒DAHLIA回台北,好好地過了2個月純親子時間後,順利進入電商平台的社群部門當採訪編輯。

 

那時,我以為自己進的是媒體業,在幾次會議中,赫然發現「這邊是網路業、電商新創」,對於文字出身的我來說,很多事情都要重新學習,尤其數據面的統計分析,最讓人心煩,也曾幾度想要放棄、另尋出路,幸好主管、同事力挺,一個月一個月地挨過去。

 

然而,新創的職場如戰場,人員總是來來去去,原本,公司同事大都跟我不錯,甚至假日來陪小孩玩,讓我稍微獲得喘息的空間,公事、私交都好,誰知不到半年人全走了!部門只剩我跟R同事。

 

R同事在我們部門是大家提防的對象,舉凡搶功、裝忙、搞分裂,好像人人都吃過她的虧,但R同事自我感覺良好,從不思考為什麼我們不跟她親近,反正她也不在乎,我們都不是她想交際應酬的Key man

 

天不從人願,沒多久,主管私下告知:「我做到月底也要離開了!公司應該會外聘其他人進來替代。」我聽了心很慌,不知道新的主管會是怎樣的人,部門的政策又往哪走?

 

直到主管離職前3天,才通知我們,因為R同事待了快1年,經驗較足夠,又不像我只專攻文章,所以由R來暫代社群主管位置。

 

從那一刻起,R同事講話態度180度大轉變,前一個禮拜還給我戴高帽子,說:「玫瑰,妳好厲害喔,只要妳的文章一出來,那天的流量就沒問題了!」現在卻是跟其他部門同事炫耀,霸氣嗆:「雖然薪水沒加多少,但當主管就是有權力,就是爽!」

 

不巧,我女兒剛抽到公托,入學才1個月,就因為流感與腸病毒各住院1週,我沒有家人幫忙,只能硬著頭皮請半個月事假,原先說好,若是能在陪病時,繼續產出文章,就算我半薪,我帶著筆電去醫院,照常把文章交出,但出院後,主管卻反悔,經我抗議才說要幫忙爭取。

 

回來上班後,可能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吧,傳出R要把上一位主管找來的同事全砍掉,採用自己面試挑選的新團隊,前主管的人,只剩我跟S同事。

 

S同事跟我同年,也是以文字撰稿為強項、卻誤打誤撞進了網路業的女孩,在R主管上任後,她屢屢遭到各種冷嘲熱諷,常躲在茶水間落淚,早已萌生退意,某天下午,她被R抓到小房間開會,說是開會,其實是逼退她,S便順著話意提了離職。

 

會議之後,S提醒我「要做好準備」,並轉述R主管的話:「我跟玫瑰一開始就不對盤,聽說玫瑰跟前主管抱怨,應該要升她當主管才對。」但S知道我養家壓力大,又討厭數據分析,面對繁重的主管職,我根本沒有興趣,只想好好做萬年採訪編輯。

 

我很詫異,R主管跟S同事開會,關我什麼事,有必要拿我來當開場白嗎?況且我跟前主管的交情只限於公事,私底下完全沒有交集,我數字能力這麼爛,怎可能去爭取當新主管?真是太不熟又太愛猜測了!

 

兩天後,果然換我被叫進去,R主管說老闆對我的家庭情況很不滿,認為不能拿小孩生病當理由,就放下公司的事情不處理,「妳知道我為妳擋了多少箭嗎?」還抱怨她的貴人前主管,「我接這個位置,就是來整頓部門的,前主管不懂社群,我懂!」

 

我聽到這些話,想著「完蛋,我要被開除了,怎麼辦怎麼辦?」於是,立刻心生一計,說:「我女兒真的還小、突發狀況多,我也不能保證她不再住院,卻也不想讓公司為難,那這樣好了,我先請育嬰假吧。」育嬰留停、先講先贏。

 

剛歸隊的時候,執行長還勉勵我把進度追回來,一聽R主管轉述我要育嬰留停,瞬間態度變得超冷淡,也搞不清楚他們到底說了什麼,怎麼我自請長假、不造成公司負擔,反而好像變成罪人了?

 

當時,我的考量是不提留停就可能被開除,政府補助育嬰假留職停薪,我至少還能領6成薪,不會馬上餓死啊!但,人資新主管偷偷跟我說,她認為我誤判情勢,高層應該是力保我,並非像R主管說得那樣要逼我走的樣子,但R主管已經不能容我,還能越級找高層告狀嗎?

 

其實,我蠻喜歡前公司的環境,甚至還搬到附近,想說方便上班,雖然網路業的壓力真的好大、流動率又高,但大部分的同事都不錯、悟性高、好溝通,於是,我把握最後一段時間跟大家相處,離職那天是聖誕派對,還特別去跟兩位老闆道別。

 

從此,我靠接案與寫文維生,一晃眼也兩年多過去,誰想得到我可以堅持在家工作到現在?現在回想,那時候的我,真的好徬徨,小孩一天到晚住院,職場又不是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夠了,或許危機真的是轉機,當時的小人,反成為推我往前的貴人。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網路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綠玫瑰 的頭像
焦糖綠玫瑰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