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JIMG_7701_TP_V.jpg

雖然父親口口聲聲說買房子是為了我
但很抱歉,我絲毫不認為這種不尊重以及暴力手段裡面有滲著愛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長期以來,父親使用親人的身分做事,從來不跟當事者商量。

 

推動我離開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他想把當時租在廢棄商場3樓的房子買下,但那邊的產權有極大爭議,只能買地上建物,加上我是個大學生,他是位老先生,根本無力負擔這筆房貸。

 

從父親講電話的內容,發現他私自拿我身份證、印章給代書,想要直接進行買賣,苦思一夜,決定阻止父親再用我名義做事,沒想到竟引起他的暴戾之舉,於是絕望離家。

 

雖然父親口口聲聲說買房子是為了我,但很抱歉,我絲毫不認為這種不尊重以及暴力手段裡面有滲著愛。

 

離家這幾年,我曾收過一次出庭通知,申請閱卷才知道,原來前房東已經將房子賣給對面鄰居,雖然買賣不破租賃,但父親認為租屋多年,前房東曾跟他有約,說先前租金可以抵扣房款,在父親的認知裡,不賣給他是錯的!他堅持新房東是用計奪取房子,不願繳交租金給新房東,也不肯搬離。

 

我本名中性,確實常被誤會,只好主動聯絡對方律師,說他們告錯人:「我被長期家暴,多年前已經逃離不連絡了!」律師不想刁難我,但他也很苦惱,因為當年前房東與父親的租約,根本是用我的名義來簽訂。

 

除了父親想硬賴在那邊以外,我擔心「難道是父親又設陷阱,藉此逼我出庭,好在法院再享天倫樂嗎?」為什麼父親總有把事情搞複雜的超能力呢?

 

出庭那天,RT跟公司請假,陪我到新北地方法院,遠遠的,我在中庭就看到父親坐在走廊上的椅子等待開庭,原本以為自己能夠鼓起勇氣,去面對面處理這一切,但我整個人不但心悸還腿軟。

 

平常看我根本有如「我的野蠻女友」的RT,也一時慌了手腳,不知道該如何解決,那時法院裡面有個家事中心,我們就到裡面求助,有位小姐聽到這種狀況,就代為通知法官,很溫暖地,法官與對造律師願意留下來,替我另闢下午時段開庭。

 

法官一見到我,便解釋「平常我們不能這樣做的,不過對方律師也知道妳的情況,替妳向我解釋,我才說妳未到,讓妳父親先離開,這種事情下不為例!妳要好好感謝律師。」雖然是被告,但這法官與律師真是解救了我這條小命!

 

延伸閱讀>焦糖綠玫瑰走過創傷的家暴史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