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PAKU6722_TP_V.jpg

某天清晨6點多
我走到巷口準備搭公車上班
遠遠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父親被學校列為不歡迎對象,無法隨意進入校園,但依舊壓不住他的控制慾,只好到附近區域,以一種悲壯的姿態,徒步進行人肉搜索,豈料,這樣亂槍打鳥的方式,竟能差點找到我。

 

當時,我在學校附近的老公寓覓得一處頂樓加蓋套房,房東是台大學生,年紀跟我差不多,知道這些處境後,8年來,不但未曾漲過房租,還十分照顧我,常常來幫忙修這修那,是位難得的好青年!(雖然之後隨男友到他鄉生活,但我一直租著那個小套房做避風港,到懷孕才搬走。)

 

某天清晨6點多,我走到巷口準備搭公車上班,遠遠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哇塞,是我爸?!」父親穿著T-shirt,滿臉愁容地在公車站牌前面抽著菸等車天呀,6點多耶,他住永和,學校在板橋靠樹林耶!「是幾點來的?要多逼死人?」

 

我雙腿發抖、克制不住恐懼,趕緊跑到旁邊的超商躲避,盤算著萬一他等下走進來買東西,我就不顧顏面衝到倉庫吧。

 

3分鐘後,公車來了,我透過超商落地窗,確定父親已經離開,才小跑步搭上路邊計程車直接前往公司,這不是我闊,而是怕公車一站停一站,不知道會不會在哪個轉運大站碰到,又得上演奪命大逃亡。

 

還有一次,我從學校前門搭上701公車,不到30秒的車程,就在下一站看到父親準備上車,嚇得我不顧擁擠、直往車尾衝,用盡吃奶的力氣大喊「後門下車」,幸虧司機有開門,不然我跟父親就要在車廂上正面對決了。

 

這種驚險又困擾的日子,持續到大四畢業,面對父親的悲劇性人格,我決定離開台北。

 

延伸閱讀>焦糖綠玫瑰走過創傷的家暴史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