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415092468_TP_V.jpg

在通道見到父親的那一刻
可比世界末日,天塌下來都沒那麼可怕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父親眼見無法逼出我,乾脆直接到學校找人。

 

那時正值考前一週,系上大樓的辦公室外有全系課表,他問了一問,知道我們班在教學研究大樓上課,下課時,我收好書包便往門口衝,在通道見到父親的那一刻,可比世界末日,天塌下來都沒那麼可怕。

 

父親手上拿著一疊單子,說什麼存摺在我這邊,我心想「這些東西不都你保管的嗎?」卻試圖冷靜回話走向電梯,父親滿臉委屈,要求「我們好好談一談」,我說下週要考試,「有什麼事情等考完再說!」這下可激怒了父親。

 

他瞪大眼睛、臉開始發紅、全身肌肉繃緊,我想「完了,要開打了!」趁著同學還沒走,乾脆先發制人,高聲嚇阻:「你又要打人了是嗎?我不會再被你揍了!」並且叫我同學「趕快報警!」

 

「好不容易得來幾個月的自由,不能在這刻放棄!」我往中庭的旋轉梯衝去,一邊大喊「快幫忙報警!」一邊聽到父親發了瘋追過來,還邊大喊:「認識XXX的都過來,看看這個王八蛋不孝女!」

 

跑到二樓,碰到早聽過我家暴狀況的國樂系同學,其中一位比較年長的姊姊,聽到我喊「我爸來了」,直覺反應是來找麻煩的,很有義氣地往前擋,假借名義向父親說:「我是XX的老師,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我趁機從另一個出口逃走。

 

其實,我怕被父親一路跟蹤回家,沒有直接往下逃,而是衝進通識老師的辦公室求援,同學幫忙打電話找導師過來,導師是跟父親同輩的豪爽漢子,他從沒看過我這麼慌張無助的模樣。

 

導師問了我事發經過後,說教官已經到場把父親接到辦公室,他也要過去處理,要我先安心回家。

 

後來,我才知道,那位幫我擋住父親的國樂系姊姊,差點在眾目睽睽下被揍,是教官趕來解圍,才沒有釀出大禍。

 

隔天,系主任與導師分別把我叫去,要求提供父親清楚的照片,做為校園出入管控之用,並且,在系主任的建議下,為了保護我,他協調廣電系與電影系,將我所有的課表日夜顛倒上,也就是說,雖然老師是同一批,但我再也不跟其他本班的同學上課了。

 

系主任感嘆:「家暴的事情不是沒有處理過,但妳這個最嚴重!我們會盡力保護妳,讓妳安心完成學業!」

 

除了幾個死黨,其他的同學都以為我休學了,連畢業照都沒通知我拍,大三換導師,導師也是直接對父親說「已經好久沒見到XXX,這樣下去就要退學」,但其實每位老師都在保護我,助教還曾在凌晨兩點多被父親電話騷擾,他們替我承受了好多,卻只希望我能撐下去!

 

從此,我越發低調。

 

延伸閱讀>焦糖綠玫瑰走過創傷的家暴史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焦糖綠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